塔利班再禁毒,阿富汗为“毒品经济”寻找出路

时隔二十多年,塔利班又一次誓言禁毒。在毒品危害、国际谴责与财政收入之间,塔利班面临着艰难的选择。

(本文首发于2021年9月9日《南方周末》)

阿富汗南部即将进入传统的罂粟种植季节,农民艾伊·阿赫玛德(AI Ahmad)却犹豫不决,他很早就将罂粟种子藏了起来。

“如果禁止种植罂粟,很多人将会被饿死,没有什么能比罂粟更值钱的。”阿赫玛德在接受电话采访时透露,他和村民们已收到当地塔利班要求改种石榴、开心果和藏红花等经济作物的命令。

2021年8月17日,阿富汗塔利班新闻发言人扎比胡拉·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宣布,“不会有毒品生产,不会有毒品走私……阿富汗将不再是一个种植鸦片的国家。”

2021年8月11日,阿富汗楠格哈尔省焚毁了超过13吨毒品。 (新华社/图)

时隔二十多年,塔利班又一次誓言禁毒,当地农民以及国际社会都在观望阿富汗禁毒的成效。

“除了战争以外最大的产业”

以阿富汗为中心的“金新月”地带,位居全球三大毒品产地之首。

从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的数据来看,2020年,全球共有29.4万公顷非法种植的罂粟田,其中约有22.4万公顷在阿富汗,该国的鸦片产量大约为6300吨,占全球鸦片产量的85%,以致美国国务院前阿富汗问题顾问巴尼特·布宾(Barnett Bubin)形容说,“毒品是阿富汗除了战争以外最大的产业”。

毒品生产已遍及阿富汗全境。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统计,在阿富汗西部和北部地区,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村庄种植罂粟。在东部地区,这一比例超过50%,南部地区则接近85%。

位于阿富汗南部的赫尔曼德省(Helmand)和坎大哈省(Kandahar)则是罂粟种植的集中地区。52岁的艾伊·阿赫玛德就生活在赫尔曼德省西南部一个偏远山谷中。

“种植鸦片是我们的命脉。”阿赫玛德说,他从11岁起就跟着父母在罂粟田里劳动。如今,操持大约3公顷的罂粟田,阿赫玛德养活了全家老少21口人,还购买了摩托车、电视机、风力发电机以及几头黄牛。

阿赫玛德说,他和家人正为塔利班要求改种藏红花而苦恼。通常,种植1公顷罂粟的年收入可以超过1万美元,同等面积的藏红花只有500美元左右,而种植小麦或蔬菜也就200美元左右。

随着全球变暖的加剧,阿富汗变得更加干旱,小麦等庄稼很难成活,罂粟则是为数不多的高经济价值作物,它也不需要那么多灌溉用水。

为了解决日趋紧张的灌溉用水问题,当地农民还挖深井,并从中国、印度等买来风力发电机或太阳能电池板驱动水泵抽水。

“毒品经济”已经渗透进整个阿富汗社会,许多人依靠毒品的生产加工维持生计。联合国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