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进入“2.0时代”,阿富汗“新政府”面临挑战

任何阿富汗政权想告别“临时”,成为“持久”,都需要保持三根支柱的平衡与衔接,即“安全是政治稳定的前提,政治稳定是经济建设的前提,且任一支柱都不能单独构建”。

阿富汗前总统对媒体指出,阿富汗的政治非常考验甚至折磨人的耐心。

9月7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在喀布尔出席记者会。 (新华社 塞夫拉赫曼·萨菲/图)

2021年9月7日,云集在喀布尔网速最快的洲际酒店里,各国记者收到久违的公告——阿富汗塔利班披露了临时政府名单。

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称,阿富汗愿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与周边及世界各国发展稳定健康的关系,绝不允许任何人或组织利用阿富汗领土威胁别国安全。

“内阁”人选达成某种“平衡”

不出外界所料,临时政府名单以塔利班元老为主,多数人在1996-2001年塔利班首次执政时担任过重要职务,美国西点军校现代战争研究所专家贾维德·艾哈迈德9月9日接受“石英”网站记者采访时形容,这好比把塔利班最高权力机构大舒拉(协商会议)“内阁化”,使政党中枢与政府职能“合体”,特别是大舒拉常务委员会成员几乎全数入阁。

其中,塔利班第三代领导人阿洪扎达,毫无悬念地成为最高元首埃米尔。这位被美国和前阿富汗政府三次宣布“死亡”的人是资深经学家,“他一直以宗教领袖而非军事指挥官身份出镜,充当导师角色,并以‘首席法官’身份裁决重大分歧,”贾维德说,“阿洪扎达出身于主体民族普什图族最大的部落联盟吉尔扎伊,更偏重政治象征的地位,突出新国家的宗教属性,保持塔利班内部及农牧区传统文化阶层的向心力。”

阿富汗塔利班士兵同旧政权的警察共同指挥喀布尔的交通

《纽约时报》2016年12月报道称,阿洪扎达曾在(巴基斯坦)奎达附近开设过宗教学校,许多塔利班指挥官都在那里听过他授课,“老师的角色有助于他推动塔利班内部的团结,但他也不大干涉学生们的具体行动,只要目标是实现阿富汗重建伊斯兰酋长国”。

但俄罗斯《观点报》9月6日报道称,不相信阿洪扎达会奉行“不容妥协”的全盘复古政策,毕竟阿富汗城市人口在过去20年扩大了三倍,“喀布尔的心脏属于世俗文化,观察过去两周的周五,哪怕存在安全担忧,愿去西郊喀尔卡湖烧烤、饮茶、听音乐的人,远多于去礼拜的人”。

美国兰德公司项目负责人戴维·约翰逊更从另一件事看出端倪,“2020年大毛拉(阿洪扎达)感染新冠病毒,正是来自多国医生的正规治疗,使其恢复健康,而且这种‘起死回生’的经历,在多名塔利班领导人身上出现,这都加深了该组织基本教义派对现代文明的认识”。

据德新社2019年5月25日报道,阿洪扎达与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关系很好,后者一直向其传递与别国建立“良好、强健的外交、经济和政治关系”的重要意义,这或许会在未来的埃米尔身上产生某种效果。

其实,即便在与美军较量的岁月里,阿洪扎达多数时间都是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