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二十年,恐袭威胁并未消失

“以前的恐怖活动大多是边缘地带的一些国家、地区、组织使用的极端手段,反抗现行的国际格局和国际政治。而现在,恐怖活动甚至成为一种表达各方利益,甚至发泄不满的方式。目标、动机都更加多元,也更加混乱。”

9月11日,美国华盛顿纪念碑周围的美国国旗降半旗,纪念“9·11”恐怖袭击事件二十周年。 (新华社记者 刘杰/图)

当地时间2021年9月11日早8时46分——双子塔受到飞机撞击的时刻,在“归零地”的默哀,拉开了“9·11”纪念仪式的序幕。美国总统拜登先后访问了“9·11”事件的三个纪念地点,但没有发表任何正式的评论。

前一天晚上,拜登在美国白宫公布的视频讲话中,向遭受袭击的遇难者表示悼念。他还致敬团结反恐的“9·11一代”,称是他们“让那些恐怖分子承担责任,向所有试图伤害美国的人表明:我们将追捕你,并让你付出代价”。

2021年8月30日,美军宣布完全从阿富汗撤离。这场美国历史上最漫长的战争终于结束。

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教授认为,过去20年,美国本土发生恐袭的次数较小,但全世界的不安全感却在增加。某种程度上说,美国通过反恐战争,把主要针对美国的恐怖威胁,一定程度上转移或者转嫁到了全世界。

用暴力“传信”并不管用 

2021年8月,听闻美军即将撤离阿富汗,劳拉·杰迪(Laura Jedeed)在个人网站上写道:“现在、终于、我们要离开了”,“我不得不说,松了一口气”。

作为曾派驻阿富汗、伊拉克的美军士兵,杰迪的初衷是希望“为当地带去民主和自由”。然而,当她实际参与其中,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在《阿富汗毫无意义》一文中,她描述了面对美军的“好心”,民众并不领情。

以种鸦片的阿富汗农民为例,文中提到,如果美军放任鸦片种植,可能导致用鸦片暴利购买武器。如果美军“地毯式轰炸鸦片田”,农民会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加入塔利班。第三种选择是送肥料给农民,鼓励他们改种别的作物。但这样的结果是,农民将肥料卖给塔利班,后者用其制作简易爆炸装置。

同样的,电池也不能随意丢弃。因为足够多的废旧电池组合起来,可以产生引发爆炸的电流。“我的室友曾经把两名士兵的尸体,从一辆被炸毁的军用车辆上分离开来,我仍记得她回来后的表情。炸毁那辆车的炸弹,我总在想,大概是用购自鸦片农的肥料制成,用一百个废旧电池引爆的。”她写道。

蒂姆·库多(Tim Kudo)于2010年和2011年在阿富汗服役,曾是海军陆战队的上尉。在一档NPR的播客节目中,他说起自己和战友在阿富汗误杀两名平民的往事——因为看起来像有枪口在反光,他们击毙了两个准备回家的年轻人。

他说道:“你杀了某些人的表弟、叔叔或侄子,还怎么要求他们支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