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姆“二选一”风波:会员超市争的就是“独一无二”

在围绕山姆的“二选一”纷争中,重点在于判定其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从大卖场到会员超市,其盈利重点也从供应商的“通道费”转移到了消费者的会员费。

对于消费者来说,办会员卡的初衷在于一些物美价廉的东西只能在这家超市买到,这种竞争模式使会员超市在竞争供应商时很容易遭遇“二选一”的质疑。

(本文首发于2021年11月11日《南方周末》)

2021年8月,一家江西南昌的山姆会员商店。 (视觉中国/图)

开业当天,供应商将部分商品扫购一空,神秘顾客们集中购物后开始排队退会员卡……这样的场景出现在2021年10月22日在上海浦东开张的家乐福首家会员店内。

当天,家乐福会员店官方微博发致歉信称,“开业第一天,竞争对手施压供应商回购买空相关商品,使得不少会员消费者无法购买。”评论区纷纷将这一竞争对手指向沃尔玛旗下的山姆会员商店。

家乐福在致歉信中表示,“坚决反对商业领域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反对以自身市场地位强迫商家‘二选一’,已经向有关部门举报。”随后,盒马鲜生也向媒体表示,旗下“盒马X会员店”遭遇和家乐福相似情况,矛头同样指向山姆。

10月25日,山姆发布声明,否认存在“二选一”问题。

此时,距美团因“二选一”被罚近35亿尚不足一个月,阿里巴巴因“二选一”被罚180多亿元也仅过去半年。山姆是否“二选一”的话题很快登上微博热搜。

这场纷争的主角,都是仓储式会员超市(下文简称“会员超市”)。这类超市的特点是门店与仓库合为一体,需办理会员才能进场购物。

2019年8月,美国最大的会员超市Costco落户上海,受到消费者追捧。随后,山姆旗舰店在上海开业,家乐福、盒马鲜生纷纷开设会员超市,北京也出现了本土会员超市fudi。

曾经的大卖场超市以“包罗万象”吸引客流,经过电商冲击后走入低谷。会员超市成为行业新宠,“独一无二”是它的制胜法宝。

“二选一”的罗生门

开业当天,家乐福会员店发生了什么?

负责家乐福品牌宣传工作的刘琼向南方周末记者描述,“10月22日上午,有供应商过来把一些货全部买走了,大概有60到80件。我们发现这个异常情况后采取了相应措施,限定每个会员购买两件。当天下午和第二天,供应商为了规避限购,找了一些大学生,到现场先办会员卡,再去把那些货都分批买走,买完之后又把会员卡集体退掉。”

她解释,这是因为部分供应商同时向家乐福会员店和竞争对手供货,竞争对手要求供应商下架其在家乐福会员店的商品,否则将终止与其合作。

“独家供应是零售行业的常见现象。”她说,各大商超在选品时也会要求供应商出具可供货的商品清单,避开已与其他商家达成独家合作的品类。但这次涉及其中的供应商并非竞争对手的独家供应商,只是部分品类向对方独家供应,家乐福会员店卖的是其他品类。

“实际上是他(供应商)来跟我们沟通,希望退货,我们不同意,然后他用了另外一个手段去实现商品下架的目的。”刘琼介绍,有七八个品牌出现类似情况,涉及十几个单品,主要包括玩具、母婴用品、化妆品等。

她透露,其他品牌的会员超市在开业时也曾遭遇类似情况,竞争对手会去观察店内所卖商品,如果发现有共同供应商就会向对方施压,要求其停止供货。

盒马鲜生在2020年开设首家会员店,其公关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开业之初也出现部分供应商受到压力终止合作的情况,涉及Hizero拖地机、美康雅挂烫机、韶音骨传导耳机等商品。当时向供应商施压的竞争对手也指向山姆。

南方周末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一名Hizero拖地机代理商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