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刺头、内鬼和家委会

编者按:

贵阳7岁女孩妞妞是在2021年3月16日辍学的。

事情的起因,不过是父母向老师提出“少做些作业”。沟通当然不止一次,矛盾却一步步激化,越来越多人被卷入,直到难以收场:妞妞辍学,而后转去民办学校借读,班主任Z老师因为“违反师德师风”被市教育局通报。

余波远未消散。眼下,Z老师还在班上任教,妞妞父母还要求她调离,家委会则发起一场Z老师保卫战。他们互相指责对方施加网络暴力,又都在承受舆论压力,以及更多不可逆的伤害。

事件中,有强势的名师、不愿妥协的“刺头”、跨越角色边界的家委会,甚至还有被指“递刀子”的“内鬼”。不同角色在一所“顶流”小学里构筑起一个小社会,家长们的社会身份也被带入其中。

不论哪种角色或立场,漩涡里的成年人都有同一个初衷,“为了孩子”。

(本文首发于2021年11月25日《南方周末》)

(农健/图)

闯入者

金华园小区有些年头了。

它在2010年建成,占地1200多亩,4个区,3700多户。上百栋高层住宅楼灰扑扑的,高密度带来些压迫感。沿街满布商铺,餐馆、生鲜店、理发店、药房、咖啡馆,热闹而寻常。

仅从外观看,金华园的二手房成交价高得有些“离谱”——1.8万的单价,比周边小区高出至少三成,在全贵阳也算得上“顶流”。

高房价背后是某种隐藏价值。居民口中,这里是贵阳市直单位的“福利房”小区。买下这里的房子,相当于买下一份安稳且体面的中产生活。在金华园,生活可以全依靠步行:附近有公园、医院、图书馆,走10分钟就能到配套的幼儿园、小学和初中,去市政府不超过15分钟。

三面都被小区包围、只面向金华园招生的北师大贵阳附小,便是配套名校之一。在口口相传的评价里,这所学校的教学质量在全贵阳能排进前10,“观山湖区最好的”。

在城市新区,教育资源总是匮乏些。区里为此在2011年引进了北师大品牌,学校的办学愿景是,“每一颗星星都闪亮”。

自然就有了冲着名校而来的家长。徐璐一家就是为了孩子搬来的。在她看来,贵阳的教育水平和大城市不一样,“遇上一个好老师不容易”。

特殊的社区构成,同质化的学生家长群体——他们大多是公职人员,也有人经商,或在高校、银行、律所、媒体工作。这也成了金华园的一个卖点:大部分家长受过高等教育,对孩子的教育肯定也很重视,学习氛围更佳。

妞妞家也是社区的“闯入者”,但毫不违和,爸爸刘扬是贵阳小有名气的中医,妈妈王爽是贵州某科研院所副研究员。爸爸开的中医馆离小区不过两公里,为了方便他上下班,2019年7月,一家人从郊区搬了过来。两个月后,妞妞上小学了。

不过是小学一年级,王爽说自己没想太多,哪怕妞妞第一次语文随堂测试得了53分,第二次56分。好歹有进步。

只是,和近十个拿满分的孩子相比,这点进步太微小了。同学们大多上过幼小衔接班,提前学了拼音和10以内的加减法。

那时,妞妞也没闲着,她学了钢琴、画画,也踢足球,皮肤晒得黝黑。

王爽早就做好了妞妞基础薄弱、要慢慢进步的心理准备。事后回想,她反思自己没考虑到,“学校和老师会通过排名,强化妞妞和同学的差距”。

作业这件小事

一开始是几乎每个小学一年级家长都经历过的鸡飞狗跳。

生活紧张得像在“打仗”。每天晚上,夫妻俩辅导完妞妞写作业,再陪她洗漱、上床睡觉,到晚上快11点,才有时间做些自己的事。第二天早上,又得在8点前送妞妞上学。

王爽,这位39岁的副研究员成了“伴读书童”。为了节约时间,她甚至提前把每门课的习题本翻开,铺在桌面。

一家三口都成了“炸药桶”,不是两口子吵架,就是夫妻俩朝女儿发火。有时作业量看起来是一小时的事,妞妞拖了三四个小时,王爽轻易就被引爆,“怎么不快点写?”

“不好玩!”妞妞沉闷了不少,从学校回来,常常瘫在沙发上发愁。王爽想起不久前的幼儿园,这个小女孩蹦蹦跳跳,和小朋友的故事总也讲不完。

生活怎么变成了这样?第一个学期结束,王爽和丈夫讨论,妞妞的学习能力没什么问题,成绩逐渐从不及格到及格,再进步到七八十分。焦虑在于:在学校,妞妞不只跟自己比,还要和已经“抢跑”的同学比。

回顾自己的经历,刘扬自认为凭着对专业的热情坚持下来,而不是靠死记硬背。和写作业相比,他更在意培养思考能力。一块儿读完绘本,他会让妞妞在沙发上发会儿呆,给她留下一些“空白”时间。

王爽也一样,她学哲学出身,认为当孩子具备思考能力后,学习就是最简单的事儿了。她也担心过多作业会影响妞妞的学习热情,对孩子来说,“保持好奇心、探索心,比什么都重要”。

夫妻二人决定,不再为作业的事为难孩子。

一年级下学期,受疫情影响,妞妞在家上网课。课程只有半天,按照老师的规划,下午是作业时间。王爽则把这半天分配给户外运动,去公园晒太阳、踢球、溜滑板。吃过晚饭,6点半,妞妞开始写作业,到8点,再练会钢琴,9点半睡觉——写不完的,爸爸代劳。

代写作业没几天,班主任发现了。双方达成共识,要是孩子完不成作业量,可以选择性少做些。老师仍会在少做的作业上批注,夫妻俩权当没注意。

后来,王爽听说,当时的班主任私底下其实也流露过对她的不满,但至少在明面上,双方相安无事。

不管怎样,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名师来了

没多久,二年级开始了。

语数英三门主课老师因为各自的原因离开了学校,刚带完毕业班的Z老师接任了班主任。

这是一位受到家长推崇的名师:贵阳市名班主任、市骨干教师,拿过市小学语文教师基本功大赛七项全能一等奖,带的班曾获得区特等奖。

语文作业也多了起来。家长们在一个没有Z老师的群里感慨:

“我家孩子今天早上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