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偏见,每个女性的美都是独一无二

在广东江门,一家专门为卫生巾开设的博物馆已经开馆半年了。

半年来,有近万人次来这里参观。这个卫生巾博物馆讲述了女性的生理构造和月经、卫生巾的前世今生。

馆内大多数装饰品和摆件都由卫生巾、卫生棉条或月经杯制成,平时在人们口中讳莫如深的卫生巾是这里唯一的主角,一切都围绕它展开。

卫生巾博物馆

走进博物馆,迎面看到的是全球月经贫困状况介绍,在欠发达地区,女性使用的卫生用品仍然相当简陋。馆内除了有女性卫生用品发展简史、月经知识科普、经期保健等知识性介绍外,还设立了互动体验区和产品性能实验区,游客可以自主测试不同材质卫生巾的性能,男性可以坐上疼痛体验椅感受模拟女性痛经和分娩的感受。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女性对月经相关的话题,隐秘到似乎连她们自己也羞于主动在公众场合提起。但幸运的是,近两年来与卫生巾有关的话题不断走进公众视野,与此同时,她们的生理问题也逐渐从被遮蔽的暗箱中走到阳光下。

她们亲密又隐秘的“伙伴”

24岁的麦晓杨记得,自己初潮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来月经了”。看到裤子上的红色印记后,她一放学就急急忙忙赶回家,以为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母亲简单教会她卫生巾的使用方法,她就草草闯进了自己的青春期。

今年23岁的自由职业者李鱼记得,自己小学二年级那会读到杨红樱的《女生日记》,才了解到月经这件“小事”。那时李鱼的父母比较含蓄,不会主动向她提起性知识,网络也算不上发达,在朦胧的求知欲下,她只能靠一些读本从侧面了解自己的生理构造。

在许多女性的记忆里,这些隐秘又莽撞的青春期片段并不陌生。在美不二品牌公益短片《初潮来了,请恭喜我!》中,有的女孩以为初潮来临是自己得了绝症,含泪写下遗书;有的女孩不敢在课室中拿出卫生巾,左顾右盼怕被异性发现;有的女孩不小心掉了卫生巾,被同龄男生当作足球踢……

冰冰集团董事长卢燕群

冰冰集团董事长卢燕群十多年来一直从事卫生用品的研发、生产与贸易,她工厂生产的卫生巾远销海外八十多个国家。在她看来,女性一生中有30到40年都在经历着月经期,使用的卫生巾产品多达几万片,但对于经期护理知识、初潮教育普及以及卫生巾的品质和安全性认知,几乎都很少涉及,再加上市面上五花八门的产品和卖点,导致用户对产品缺少最基础的辨别和安全认知。另一方面,由于初潮知识的匮乏,少女们初潮来临时,很多家长都是随意丢给一片卫生巾,让她们自己摸索。

卢燕群一个亲戚的孩子却在青春期遭遇了一场“危机”:这个女孩在初潮来临时非常慌张,在学校受到同龄男孩的嘲笑,加上长辈不在身边,她渐渐陷入了抑郁情绪中,成绩一落千丈。

这件事情给了卢燕群很大触动,“所有不适应或嘲笑都是源于不了解。”在卢燕群看来,正是因为人们不了解和逃避月经问题,才使得“月经羞耻”的观念愈发根深蒂固。“方便面有博物馆,汽车有博物馆,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卫生巾也成为一个大大方方的东西?”

女性群体的生理认知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为了打破人们对月经的偏见,激发女性自由的表达与释放,同时让男性同胞参与和了解这些知识,卢燕群牵头创办了全球首家公益“卫生巾博物馆”,这个博物馆设立在江门公司园区六楼,占地1800平方米,内有14个展区。

卫生巾博物馆内景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为了避免说出“月经”二字,曾给它找了将近5000种含蓄的说法,如“倒霉”“血腥玛丽”“鲨鱼周”等等。卢燕群介绍,在卫生巾博物馆中,月经和卫生巾的名字,都会被郑重提出,期望前来参观的人群,能对这一女性的生理特征,有清晰认知。

如痛经体验区互动板块的设立就是为了让男同胞能够更好、更深刻地共情女性痛经和分娩的感受,从获取知识到亲身互动体验,帮助大家更好地构建对月经、对女性生理期的认知。月经贫困、月经羞耻折射的是性教育等深层次问题,卫生巾博物馆恰好能够填补人们对于生理知识的认知盲区。

目前,博物馆已经接待了超过一万人次的游客,其中大多为社会团体或学校师生。

“女性更懂女性”

冰冰集团从2001年开始为八十多个国家、两百多个品牌做加工代理。卢燕群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女性开始普遍使用卫生巾。在此之前,她自己、她周围的朋友和老一辈的女性,在来月经时使用的是月经带、卫生纸、粗布等自制的“卫生巾”。

90年代时,女性能在市面上买到的卫生巾通常较厚,卫生巾表面也多由网面制成。但随着物质和经济发展,市场上出现了更多更轻薄也更舒适的卫生巾产品。近些年,国内卫生巾的基础品质有了很大提升,不少国货品牌崛起,消费者的需求开始变得多样化,她们选择的空间也就更大了。

卢燕群认为,自己作为女性,更能与卫生巾的消费者共情,也更能明白女性在生理期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

“到了夏天,尤其是广东的夏天,使用不透气的卫生巾会非常难受。我们就要考虑卫生巾的干爽性与舒适性。”卢燕群常常会将自己的感受与“痛点”融入卫生巾的研发与生产中,比如考虑不同季节、不同场合对卫生巾的使用需求,结合市场调研,生产具有针对性的产品,这样细分市场的产品属性,能够更好地满足现代女性多元化的产品诉求。

冰冰集团拥有“十万级洁净车间”、医药级高标准生产线。集团的生产资质符合世界级标准,产品品质通过多项标准认证(如械字号标准认证、WCA认证、清真认证等)。

冰冰集团生产工厂

在保障高品质产品和创新发展的同时,集团也不断在卫品环保和可持续循环利用上探索。据品质部经理魏志国介绍,集团以独有的“可全生物降解卫生巾专利工艺”为核心技术载体,成功实现了以健康、安全、无污染的天然纤维为卫品原材料。市面上大多数卫生巾采用的都是不可降解材质,废弃后需要几十年才能完成降解,而集团生产的全生物降解卫生巾产品,可实现在216小时内生物降解,而且可用于堆肥,以逐步实现生态可循环的目的,减少白色垃圾污染,保护地球生态环境。

2020年初,卢燕群和团队孵化了集团自主民族品牌“美不二”,她们希望在持续不断为女性用户群体提供高品质产品的同时,也能传递女性独一无二、自我欣赏的不被定义的新生代、新主张的价值观。

在很长的时间里,社会习惯于在女性身上“贴标签”,“贤妻良母”与“女强人”似乎是泾渭分明、水火不容的,都带着一定的贬义色彩,女性的主体光芒在形形色色的标签下变得暗淡无光,而“美不二”品牌的定位,就是要打破偏见与常规,拒绝对女性的各种标签化定义。“我们就是要做一个坚持为女性发声、传递女性价值的正能量的新锐女性品牌。”卢燕群这样说。

作为一个初“闯”卫生巾海洋的新品牌,美不二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除了品牌的沉淀,还要与消费者建立持续的联系、获取消费者的信任、推出更具生命力的产品等等,卢燕群的态度相对乐观:竞争未必是坏事,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坚固的社会力量,是品牌的价值所在。

“作为新生代女性,我们不应该被定义”

好的企业需要生产好的产品,却又不仅仅局限于生产产品。

企业作为社会的有机组成部分,需要主动承担社会责任与社会使命。在生产女性卫生用品之外,冰冰集团还希望通过创办卫生巾博物馆,开展长期性的“美不二初露行动”公益项目,向社会公众、青少年群体普及生理知识和性教育。“初露行动”主要面向初潮来临的少女群体,一方面向她们提供实际卫生用品的支持,另一方面通过开设“初潮教学堂”,提供知识性的教育引导,提高青春期少男少女对月经的认识,破除盲区与误区。

工作中的卢燕群

2021年8月,美不二品牌联合深圳疾控中心、性教育公益组织莓辣,在深圳举办了全国首个超酷的“性教育”互动展——“我向很多人打听过你”。互动展上,在放映室看完一段性侵害短片后,观众会被带到另一个房间,工作人员会教育、引导他们面临短片的情况时应该怎么做,比如大喊求救等等。展览上,卢燕群被一个女孩的反应深深触动了。她记得那位参加活动的女孩情绪非常激动。女孩自述,由于此前性教育的匮乏,她在遭受侵害时,不知自己应如何应对,也不敢告诉父母。“大喊呼救”的办法,让她终于意识到自己需要的求助途径,也让她积蓄已久的情绪得到释放。

据了解,此次性教育互动展上,线下参观人次超1.3万,线上“云逛”人次达12万,全网阅读量超过1600万。打破无知才能通往理解,美不二品牌以女性主义为核心,时刻用实际行动关心女性的成长和女性权益的提升。

卢燕群带着为女性发声、提升女性权益和消除经期歧视的使命,联合公益机构和社会团体,发起了美不二“初露行动”,该项目也成为亚洲首个全区域无差别的针对初中群体女性免费发放卫生巾的公益项目,目前已进入几十所学校,免费为青春期女孩提供卫生巾超过23万片。

美不二初露行动

提起近年来有关女性的议题,卢燕群认为现在大众的思想更开放了,社会正在走向对女性友好的方向,但真正消除“月经贫困”和“月经羞耻”,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要走,“需要更多有社会责任心的企业和个人积极参与(其中),只有大家都投入切实的行动,我们才能持续传播这种积极的女性友好正能量。”

“我们企业规模还很小的时候,就希望把女性公益当作一生的事业来做,从而践行企业的社会责任。”在卢燕群看来,在保障卫生巾品质、推进绿色行业发展和资源利用的基础上,企业要做一些更了不起的事情,让越来越多的群体受益,这是企业的使命。

卢燕群介绍,在整个冰冰集团中,女性员工的比例达到了75%以上,女性高管的比例占2/3。在适合的岗位用适合的人是集团的用人策略,卢燕群坚信,女性更懂女性,也就会创造出更适合女性的产品。

李鱼很喜欢美不二卫生巾的三款包装,三个女性形象不是刻板的、固化的,而是多元的、富有想象空间的,“女性可以选择任何一种形象,我们不应该被定义。”

(麦晓杨、李鱼为化名)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