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出现罕见涨价潮,问题出在哪?

被称作“平成废物”“宽松世代”的日本年轻人,对消费缺乏兴趣,不买房、不买车,愿意“宅”在家里,一日三餐从简。正因如此,经济低迷的年代里,日本企业在商品涨价上也格外谨慎。

5月5日,人们走在日本东京银座商圈的街道上。 (新华社/法新/图)

家住东京的松本享最近不太愿意去超市,他和妻子采购时发现,胡萝卜、黄瓜和面包的价格提高了近10%。

“无论是不是进口商品,几乎所有商品都开始涨价了。”松本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关注物价。

截至4月底,据日本总务省统计,号称“日本物价标准”的东京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1.9%,涨幅达到近七年来最高水平。其中,能源、电费价格涨幅最为明显。

“每家每年多花6万日元”

在松本享观察中,汽车油价已经从年初的每升120日元涨至167日元,而4月份电费直接上涨了近26%。

部分蔬菜价格涨幅直接翻了一番。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韭菜涨幅超100%,洋葱、白萝卜分别上涨了90%和75%。

日元大幅贬值扩大了进口商品对日本物价的影响。4月28日,日元兑美元汇率跌破130日元兑换1美元,降至20年来最低值。同一天,日本商工会议所一项报告显示,超过五成小型公司认为日元走弱将对公司带来负面影响。

原材料上涨和日元贬值增加了本土企业的经营成本,“多年不涨”的国民品牌被迫陆续提价。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4月底,朝日啤酒旗下各款啤酒最低提价6%;便利店罗森网红炸鸡也出现了36年来的首次涨价。自2021年9月起,吉野家、松屋和食其家三家日本连锁品牌分别将一碗煎饺饭的定价上调了40日元至90日元。

随着全球能源价格走高,更多企业面临破产倒闭的经营压力。据日本私营征信机构统计,本年度已有31家电力公司决定退出市场,14家电力企业因不堪“高电价”而宣告破产。

48岁的松本享虽是年收入超过600万日元的中产阶级,但他也是一家四口的唯一经济来源。他就职于一家日本顶尖外贸公司丸红株会社,负责海外能源公司收购兼并。

“我的工资已经15年没有涨了。”松本享笑笑说,他算了一笔账:家庭年生活费约130万日元,他每年还要承担19万日元的子女学费、6万日元的保险费和各类税收。“现阶段,物价上涨尚未影响我家的正常生活,如果再涨,我只能戒掉咖啡、少吃零食了。”

据日本瑞穗研究与科技公司高级经济学家酒井才介测算,当日元汇率贬值至1美元兑130日元出现时,两人以上的日本家庭年均开支将增加6万日元,其中60%用于支付汽油费、4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