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诈骗:素人逐梦娱乐圈陷阱

在网络上,把自己打造成一位明星的成本并不高。罗凯经营着一个超过五十万微博粉丝的加v自媒体号,“这些东西都是一个人就可以操作的。他可能会有一个所谓的经纪人,但经纪人不会给他操作这些东西,可能要花钱刷粉,或者去每个平台发东西,肯定都要花钱。”

“一直想找机会,一直没有找到,突然有一天找到了,不会管它,你知道吗?就想相信它是真的,就像中邪了一样。”

2022年1月,偶像养成类网综被全面叫停。图为《创造营2020》总决赛现场。 (视觉中国/图)

选秀艺人刘丞以诈骗获刑的新闻发布后,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是谁。他的微博加v认证为“歌手”,粉丝数显示有44.2万,参加过选秀节目《创造营》的海选,但没有通过面试,从未出现在节目正片中。

2022年4月底,经北京通州法院审理,刘某(艺名刘丞以)以帮忙办理音乐学院学籍、组女团为名,骗取两位女性二十多万元,获刑3年4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除了判决提及的两位受害者之外,还有更多梦想出道的年轻女性受骗,金额不等。受害者小淋提供给南方周末记者的聊天记录显示,刘丞以假借帮她安排舞蹈课程和报名海选的名义,多次要求转账,向她收取了8500元。

转账时没有签署任何正式的合同,由于长时间未兑现,小淋提出怀疑,刘丞以告诉她:“我一个公众人物难道会骗你钱吗?”

后来,小淋彻底联系不上刘丞以,于是和另外两位学员共同向警方报案。但因为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警方查询未果。

据媒体报道,刘丞以谎称要组建女团,安排受害者小美出道,小美只有高中学历,他收取七万元为其办理音乐学院学籍。后来又以打点节目导演的名目,陆续索要了二十多万。小美产生疑虑,向音乐学院查询,发现承诺中的学籍并不存在,最终选择报警。

2021年9月,国家广电总局下发通知,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多年从事选秀招募的罗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各类练习生选拔的参与人数呈现断崖式下降,之前一场上千人报名的活动,如今参加者不足一百。

尽管如此,仍有不计其数的追梦人抓住一切机会,盼望踏入演艺圈。

“他这种人也会有人喜欢吗?” 

23岁的小淋在北京从事医护类工作,从小学过二胡、民族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