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票”政策从哪来?

早在2014年,安徽和浙江两地就率先使用房票安置方式。此后,福建泉州泉港区、广东汕尾、内蒙古鄂尔多斯东胜区等地纷纷效仿。

房票通常只能在本市使用,且一些城市限定房票仅能购买一手房,去库存的目的明显。

棚改已逐步进入尾声。据原住建部部长王蒙徽年初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2022年棚户区改造的任务仅为120万套。

2022年6月20日,郑州市发布《郑州市大棚户区改造项目房票安置实施办法(暂行)》。 (视觉中国/图)

楼市低迷之时,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开始推出“房票”政策。

2022年6月20日,郑州发布《郑州市大棚户区改造项目房票安置实施办法(暂行)》(下称《办法》)。

根据《办法》,房票是被征收人房屋安置补偿权益货币量化后,征收人出具给被征收人购置房屋的结算凭证。

简单来说,被征收人可以拿着房票在所有参与房票政策的商品房中自行购买。但票面金额不足支付购房款的,不足部分被征收人可以申请贷款。

拆迁户也可不接受房票安置。《办法》称,房票超12个月未使用的,重新按照货币补偿方式进行安置。为鼓励被征收人使用房票,郑州提供了安置补偿权益金额8%的奖励、现金补偿3个月过渡费等激励。

事实上,2022年以来,河南许昌、湖北鄂州、浙江宁波海曙区等地先后推行房票政策,浙江宁波奉化区更是时隔6年后重启。郑州作为省会城市,计划在市内8区推行,这样的覆盖范围还是首例。

但这些地方政府并非房票制度的首创者。

早在2014年,安徽和浙江两地就率先使用房票安置方式。此后,福建泉州泉港区、广东汕尾、内蒙古鄂尔多斯东胜区等地纷纷效仿。

这些地方的实践显示,房票并非一件完美的政策工具。

缓解短期资金压力

浙江省诸暨市、安徽省铜陵市最早提出房票安置方式,两地几乎同时推行。

2013年起,国务院连续出台有关棚改的通知和意见,加快棚改进度。根据相关计划,2013年至2017年要改造各类棚户区1000万户,其中2014年改造470万户以上。

棚改过程中,诸暨市住建局发现,两种传统的安置方式存在许多问题,例如政府提供的安置点有时不符合被征收户的期待,若完全采用货币补偿安置,部分被征收户对资金管理不善反而引发赌博等社会问题。

铜陵市则遇到另一个问题,该市剩余棚户区多处于地质灾害区、规划的非住宅区,大多不能进行就地改造,棚户区居民需整体搬迁、异地安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