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鸣:人艺风格的传承,归根结底是人的传承

任鸣逝世“一分钟”后的19时30分,正是北京人艺大幕开启的时刻。

6月19日,北京人艺院长、话剧导演任鸣猝然病逝。 (视觉中国/图)

2022年6月19日19时29分,北京人艺院长、导演任鸣在北京病逝,62年的人生落下帷幕。

离去是突然的。在前一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70周年院庆活动上,他仍如常出席、演讲。但与他熟悉的人知道,他曾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这几年碰到任鸣,编剧李龙吟常常关心他的身体,他的回答总是,“不好。”人艺副院长冯远征则透露,“院庆期间他的状态比之前要好很多。以前他很少跟别人合影,这次主动邀请大家合影,跟我拍照时还搂着我的肩膀。”

6月20日晚,70周年纪念演出季剧目《阮玲玉》迎来首场演出,任鸣当年曾参与这部戏的导演工作。当晚,有观众手捧鲜花来剧院致哀,花束聚集在后楼的326号房门口,那是任鸣生前办公的地方。

青年演员郑云龙曾受北京人艺邀请,在任鸣执导的《榆树下的欲望》中担任主角,得知任鸣去世,他在微博写下,“一分钟之后,就交给我们吧,放心吧。”任鸣逝世“一分钟”后的19时30分,正是北京人艺大幕开启的时刻。

“戏是排不完的”

任鸣第一次和话剧亲密接触是在幼儿园,时逢援越抗美,五岁半的他饰演一个掩护妹妹和交通员的小男孩。上小学后,他在干校里表演节目,给宣传队出点子,当时的表演老师夸任鸣是天才的喜剧演员。后来任鸣在北京人艺执导《回归》,还专门请了这位老师来看。他从小就有强烈的表演欲望,觉得表演是件快活的事,这与家庭影响分不开,他的父亲从事歌剧,母亲曾是戏剧演员。

高中毕业,任鸣为了报考每隔三年才招生的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三次推辞分配给他的工作——去烤鸭店或是当司机。在待业的日子里,他到中央实验话剧院跑龙套,进了《鉴真东渡》剧组,当时赵丹是这部戏的导演。剧组里的演员李法曾见任鸣“倍儿用功”,把他推荐给自己的发小、中戏导演系老师白拭本。

白拭本倾囊相授,辅导了他两年。戏剧性的是,进中戏学习五年间,系里的老师都给任鸣上过课,唯独白拭本没有,但他无疑是对任鸣影响最大的老师。任鸣从他那里学会了打磨导演的“三板斧”:人物、主题、故事。

对那段时光,任鸣有种特殊的感情,“当然也很孤独,也有某种苦闷,但是我觉得那个时候信仰极其坚定。现在想起来,我挺喜欢那个时候,因为那完全是靠你自己在努力。”

1982年,任鸣以双满分考进了中戏导演系。在即兴表演单人小品时,他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