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场被强拆,民告官胜诉后,却被控“两宗罪”

养猪场被镇政府强制拆除。尽管强拆行为被判定违法,但养猪合作社在之后的赔偿和补偿诉讼中却屡屡受挫。5名合作社成员被指涉诈骗罪,合作社也因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立案调查。

全国律协宪法与行政法委员会顾问王才亮:法院对于行政强制行为注重程序审查,容易找出硬伤,但原告方时常面临胜诉难获赔的处境。

2022年6月16日,福建省古田县凤都镇雨雾缭绕,镇郊洋头村的一片山谷里掩藏着一片废墟,被掀去屋顶的猪舍里长出半人高的杂草。

这原本是古田县伟亨元生猪养殖专业合作社(下称“伟亨元”)的养猪场。有人赚到钱给儿子在厦门买了房,有人把合作社当作养老的保障。

但18年9月,伟亨元的养猪场被凤都镇政府强制拆除。尽管强拆行为被判定违法,伟亨元在之后的赔偿和补偿诉讼中却屡屡受挫,诉请的1200余万赔偿仅被法院认定了48万余元。

行政赔偿案的再审申请已被受理,伟亨元在等待开庭审理的过程中,5名合作社成员却被逮捕,涉嫌的罪名均为诈骗罪。伟亨元则因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立案调查。

2022年6月16日,伟亨元被拆猪舍的现状(南方周末记者李玉楼/图)

镇政府压力很大强拆养猪场

伟亨元始创于2008年12月,洋头村袁氏一族的亲属筹资240万元,从29户村民手中租得24亩稻谷地,用于筹办养猪场。

魏碧清和丈夫郑锦祥原本在古田县城做面线,听说家乡亲戚筹办养猪场,夫妻俩毅然改行。郑锦祥常年住在猪场,负责养猪业务。

伟亨元在不同时期的审批文件显示,2010年时其年出栏量仅为2800头,2012年增长到3300头,2018年被拆前达到了5000多头。

“我们一直计划把养猪场做大,每赚一点就又投入扩大规模。”魏碧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养猪场的建成面积也从最初的10亩逐渐扩大为21.64亩。

但伟亨元的计划在2018年5月9日被打断。

当天,凤都镇政府向伟亨元下达了《责令拆除违章建筑决定书》,要求其7日内自行拆除。

事实上,凤都镇的决定源于古田县畜禽养殖污染整治的相关要求。一份落款于2018年5月2日的文件显示,古田县政府要求各养殖场在2018年5月31日前完成自拆,各乡镇要在6月30日前对未拆的养殖场进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