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摇滚音乐家是反叛的——专访崔健

我们面对的是同样的病态,我们都已经病入膏肓了,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生病了。有那么多东西值得批判,早就应该有人站起来,为什么等毒死人了才站起来?非要人进医院了才站起来?

崔健容易被人想象成具有诗人、哲学家、思想者气质的音乐人。这个角色,更多是由乐评人、文人以及媒体赋予的。他自己并不否认。

从1986年工体的那一场演唱会到现在,崔健依然在唱,无论是在主旋律的舞台,还是在容纳百人的小场子,甚至是香港的饭馆。

47岁的崔健似乎一直是一个斗士。他认为自己没有变成熟。始终保持着冷静的思考和灼灼的言辞。他乐于思考音乐和文化的弊端,往往直言不讳,咄咄逼人。对记者他有些苦口婆心:我希望你能明白我说些什么。

还有人说,崔健太严肃,没有幽默感。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大家都更愿意和和气气做人,但崔健还是一个愤怒的、天真的崔健。

“你都没牙了你叫什么摇滚乐?”

人物周刊你如何看待音乐这个行业,以及自己作为音乐家的角色?

崔健:很多人认为,音乐这是个娱乐行业,音乐家是娱乐性的。他们把文艺和娱乐混淆一起了。摇滚乐应该是独立于主旋律和主流之外的声音,一个摇滚音乐家是反叛的。

我身上体现的东西比较复杂,有严肃的、娱乐的,也有反叛的,还有人说,它是堕落的、放纵的、自由的,还有人说它是颓废的。我觉得摇滚乐因为被称为颓废才自由。你们满嘴唱的那种阳春白雪的东西才是真正的颓废,你们不唱实话,成天骗人,虚情假意,你们能做的无非是义演捐资的时候多捐点钱,甚至你们有的谈论爱心、捐钱的时候都不是真的,都是商业炒作。

我们有很强的娱乐功能,这种娱乐带来的享受,比那种出卖自己的灵魂来做音乐的人得到的享受要高很多。曾经有记者问我什么时候退休啊之类,他们会认为做音乐是一种牺牲,到一定时候就累了,退役了,实际上音乐的娱乐,并非一种付出,而是获取,是在玩,放松地玩,真的是玩的话,不会想到退役——他玩得很高兴嘛。

人物周刊现在的摇滚乐还有批判精神吗?

崔健:我讲一个故事。一个导演看上一个农民,就因为他有两个大门牙,很特别,让他3天以后去报到。去了以后发现牙没了。那人说,导演,我觉得我挺帅的,唯一的缺陷就是这两颗门牙。导演说,我就要你这俩牙,要不你跟别人不就一样了吗?没有门牙,没有个性的摇滚乐还叫摇滚乐吗?

当时摇滚乐的出现是新的审美观的出现,是新观念的确立,比如说黑豹,唐朝,魔岩三杰,他们的出现,本身就带着一种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