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扬出版《反贪报告》一书,引各方吁请重组反腐机构

肖扬说,反贪主要应抓两件事,一是反贪局,二是反贪法。前者是一个独立权威、全能高效、受监督的反贪部门,后者是一套融组织法、刑事实体法和程序法等于一体的刚性制度。

原最高法院院长肖扬在新书《反贪报告》中披露,早在19年前,他就认为中国反贪要走法治之路,尤其是他建议制定反贪法、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被该书编辑认为“在当时需要相当的勇气和魄力”。

他还亲身尝试,在20年前任广东省检察院检察长时,借鉴香港廉政公署经验,在广东创立了中国第一个反贪局。

但后来的现实表明,这样的愿望有许多到现在仍是梦想,中国反贪并非有如此坦途。《反贪报告》呈现了肖扬眼中的反贪史与反思,亦引起了反贪系统的前官员与反腐学者们的多方讨论

8月18日,最高法院前院长肖扬的《反贪报告》正式出版发行。

20年前的这一天,他所主导的中国第一个反贪局在广东创立,曾引起海内外极大关注。肖扬也因此被海外媒体称为内地反贪专家。

身具最高法前院长、最高检前副检察长、党内高级干部多重身份和经历,肖扬对反贪的观察和反思有特别的价值。

法律出版社副总编辑吕山透露,该书大部分内容19年前就已完成。1995年,就在书稿送到印刷厂准备付印时,时任司法部长的肖扬考虑到组织原则,认为时机不成熟,让出版社先放一放。

书虽没出版,书中个别章节被拆分成9篇独立的文章,当年以笔名“韦宗实”在有关杂志发表。吕山说,这些文章主张反贪走法治之路,尤其是建议制定反贪法、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在当时需要相当的勇气和魄力。此番出版的书稿,在经过宣传出版部门第一次审查后,还经过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的第二次审查。

肖扬说,反贪主要应抓两件事,一是反贪局,二是反贪法。前者是一个独立权威、全能高效、受监督的反贪部门,后者是一套融组织法、刑事实体法和程序法等于一体的刚性制度。这是世界上反贪最为成功的香港和新加坡的经验。

吕山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书中观点虽形成于19年前,对目前的反贪仍有意义。这也是肖扬出版此书的用意之一。

从省反贪局到省检察院反贪局

熟悉内地反贪史的人都知道,1989年广东省检察院反贪局的成立,试图把反贪纳入专业化、权威化的轨道,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时任广东省检察院检察长的肖扬被认为在此中起重要作用。

在那之前,肖扬曾率团访问香港廉政公署,廉署前副廉政专员郭文纬当时作为港方接待人员陪同参观。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自己相当佩服肖扬的远见。

肖扬在书中间接否认了自己的独特作用。他说,广东省检察院反贪局的成立非一人一时激情之想,而从书中披露的内容看,该局的成立,有一段颇值玩味的插曲。

1989年,在最高检组团访问新加坡的飞机上,时任最高检检察长的刘复之和肖扬谈到了当时北京紧张的局势,告诉他中央主要负责同志决心肃贪,提到了设立专门机构,香港的廉政公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