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像SARS那样受气了”——专访世界首支甲流疫苗研发者、北京科兴总经理尹卫东

美国3亿人口人家要6亿支疫苗,一人两支保护,这才是实力。而在中国,我们所有能生产甲流疫苗的企业加起来的产量也远远覆盖不了中国13亿人口。

我们之所以国庆站那么多人,走那么整齐,不就是让别人看,我行,我行,我行。对不对?而我们作为高科技企业,就是要用我们的科技,用我们的结果,去向世界宣称,我们行。

美国3亿人口人家要6亿支疫苗,一人两支保护,这才是实力。而在中国,我们所有能生产甲流疫苗的企业加起来的产量也远远覆盖不了中国13亿人口。产量太少了嘛!仅仅第一是不够的。

但是现在我觉得,中国疫苗产业到了一个转型期。这个转型体现在公众从来没有如此空前地认识到疫苗对疾病的作用。

6年前的那场疫情至今让人心有余悸。源于中国的SARS病毒感染了世界,5327人被确定为SARS或疑似患者,349人因此死亡。

6年之后,发端于墨西哥、美国的甲型H1N1流感来袭,中国与其它国家一起,成了“受害者”。但这一次,中国政府和企业表现出了让世界震惊的力量:9月3日,由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盼尔来福.1”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颁发的药品批准文号,成为全球首支获得生产批号的甲型H1N1流感疫苗。

从6月8日获得WHO疫苗生产毒株,到9月2日获得生产批准,北京科兴只用了短短的87天。

消息传出,这家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股票大涨。一个多月后,总经理尹卫东前往美国,一周时间,八十多个机构投资者蜂拥而来,他们尊重的目光,投资的冲动令他吃惊。“其实我们应该感谢SARS,”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尹卫东说,“正是SARS教育了政府,教育了行业,教育了公众,大家才开始对传染病应急方面做出了比较大的投入。”

在与甲流疫情赛跑的比赛中,这家填补了中国甲肝疫苗、甲乙肝联合疫苗、SARS灭活疫苗、人用禽流感疫苗空白的中关村企业,无意中抢到了第一的位置,并因此成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他们率先提出,甲流疫苗只用打一针,并且不用加佐剂,就能达到保护效果。这得到WHO的肯定,并成为世界各国的通行做法。

然而,这并没有给尹带来过多的骄傲。摆在中国疫苗生产者面前的,是一个严峻的现实:疫苗极其短缺。而这背后,则是整个产业的弱势。“在甲型流感上,甚至在流感的大流行这个问题上,中国依然任重而道远。”尹说。

为什么能拿全球第一?

南方周末:据我们所知,也就是在SARS、禽流感期间,中国企业,也就是你们北京科兴,才第一次在《柳叶刀》这样的国际权威临床杂志上发表论文。这次在面对一场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