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的生命代价是谁的代价

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听到有人把枯竭的水源、污染了的土地,乃至于贫富差距的恶化形容为“发展的代价”;但我还是第一回听见官员将一群待死之人也说成是“发展的代价”。

为什么我们总是那么轻易那么漫不经心地就能把一些东西当成“代价”,然后说的人和听的人都往往摇头一叹“没办法”呢

肺尘病也许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病。根据考古学家的调查,早在古埃及兴建大金字塔的年代,就有记录显示当时的工人大批地患上了肺尘病。五千多年之后,我们不盖金字塔了,但是我们在地面上筑起一座又一座的摩天大楼,在地面下挖出一条又一条的地铁隧道;然后,我们的工人依然得了肺尘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今天的中国竟然没有办法预防这么古老的疾病?更重要的问题是那些病患该怎么办,古埃及尚且留有碑文记述肺尘病人之苦,我们该不会令这些有名有姓的人淹没在历史之中吧?

肺尘病会让你原本柔软的肺部组织坚硬如石(且想象胸口怀有一块大石的感觉),于是你呼吸渐感困难,不断咳嗽吐痰,每吸一口气都沉重得要费尽全身力气,所以你总是弯着腰喘气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