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民、房虫和天价楼

对于地产业人士来说,今年是最好的一年;对于苦求一套住宅的蜗民来说,今年却又是最坏的一年。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城市,今年以来随处可见扶摇直上的房价,也随处可见望楼兴叹的百姓。

对于地产业人士来说,今年是最好的一年;对于苦求一套住宅的蜗民来说,今年却又是最坏的一年。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城市,今年以来随处可见扶摇直上的房价,也随处可见望楼兴叹的百姓。

2009涨幅较大的地产公司

2009新上市公司

2009年入冬后的两个月里,每到周末,27岁的秦博都会风雪无阻奔向北京东五环外,挨个楼盘看房子。

这本来不应该是件难事。周一到周五,秦博的身份就是他周末要斗智斗勇的那群人——房地产经销商。而且工作几年下来,他已经是一名资深人士,还曾经开过一间小型房地产销售代理公司。

今年开春,秦博买过一套房子,虽然也是精挑细选了一个月,但落定时丝毫没有现在的焦虑。当时的房地产市场,刚刚从长达一年的滞销和低谷中走出来,秦博还算是踩对了点,用每平方米13000的价格在东三环给自己买了一套小婚房。

过了一个夏天和一个秋天,秦博想用不多的闲钱在更远的区域买个用来保值的房子时,可怕的现实是,东五环的房价追上了东三环,而且仍在向上。无论是北京还是全国,11月房价的涨幅都超过了之前的任何一个月份,北京的房子均价比上个月贵了足足十个百分点。

看房子的两个月里,业内传来的各种消息都在刺激着秦博的神经,让他难以决断。

11月中旬,南五环的一个楼盘,没有任何理由地从每平方米14000元提到16000元。南城素来是京城最不受待见的区域,还是五环,秦博觉得市场已经疯了;到了12月中旬,政府调控的政策一天紧过一天地往外出,风险似乎已经很大了。

可是买房人的热情更大,最夸张的一件事是,12月2日晚,杭州九堡一处楼盘排起了上千人长队,但实际的开盘时间却是三天后,结果开发商被逼提前开盘。“至少,北京的房价,我已经看不懂了。”12月末,秦博对着记者侃侃而谈了半天楼市,最终在自己买房的问题上,仍是六神无主。

看不懂的,不如离场

四十多岁的前钢琴教师张羽冲比秦博更早明确了自己“看不懂”。于是,今年1月份,这个有“京城房产第一投资人”声誉的骨灰级投资客离开北京向南去了。

回过头来看,张羽冲踏点之准让人叹为观止。2007年末,当全国楼市处于上一轮的最后癫狂之时,他卖掉了手上八成的住宅,留了少量较抗风险的住宅和能获得稳定租金回报的商铺。2008年末楼市再起之时,他又把剩下的住宅和商铺都卖了。

“我从来都是在远离风险。”张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