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人·成败】戴国芳:“调控”下的命运

铁本终于被卖了。它在估值价打了两个八折之后,最终被常州本地一家并不知名的企业以7.108亿元的价格拍走。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惟一的竞拍人江苏金松特钢有限公司一次举牌后即行结束。

回望戴国芳的新世纪10年,他经历了前5年民企发展的好时光,随后在与国家宏观政策的疯狂对弈中惨败,失去了5年的人身自由和几乎全部的事业。对中国企业家而言,“政治是什么”始终是个问题,鲜有进退自如者。

铁本终于被卖了。它在估值价打了两个八折之后,最终被常州本地一家并不知名的企业以7.108亿元的价格拍走。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惟一的竞拍人江苏金松特钢有限公司一次举牌后即行结束。

随后,关于铁本的种种,尘埃落定。

此前,铁本是戴国芳的。在2004年那场宏观调控中,耗资上百亿元、产能达840万吨的“铁本项目”,被紧急叫停。

如今,他住在位于常州市武进区东安渎南村的乡下老家。虽然已经从看守所出来,但戴国芳更多的依然是躲在自家高达3米多的院墙内,拒绝见媒体。

戴家大院旁的废弃轧辊厂,是铁本的发源地,厂内,杂草丛生,雄鹰雕塑锈迹斑斑,两条狗跑过来,隔门狂吠。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戴的岳母说,女婿准备在此重启事业。“他才46岁,至少还做10年。”

但戴国芳的舅舅蒋锡生不以为然,“那个厂太小,他是干大事的人,他对小事不感兴趣。”蒋对本报记者说。况且,当下,全球钢铁产能严重过剩,“银行也一定不会贷款给他。”

回望戴国芳的新世纪10年,他经历了前5年民企发展的好时光,随后在与国家宏观政策的冒险对弈中惨败,失去了5年的人身自由和几乎全部的事业。

狂热铁本

2001年的时候,钢铁几乎到了“一天一个价”的地步。当时戴国芳估计,这股热潮至少可以持续五到六年。

戴国芳向来是个敢想敢干的人,他把雄鹰当作自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