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致敬】传媒人

范以锦、胡舒立一代的新闻人,既超越了1980年代只见个人篇章出彩而缺乏组织整体变革的格局,亦区别于1990年代新兴市民报冲击了传媒体制但重娱乐轻政经。

范以锦、胡舒立一代的新闻人,既超越了1980年代只见个人篇章出彩而缺乏组织整体变革的格局,亦区别于1990年代新兴市民报冲击了传媒体制但重娱乐轻政经。他们坚定地推动所在媒体的市场化改革,亦充满勇气地触碰这个社会的重大命题。他们让媒体品牌具有了进攻性和价值实现的途径,同时又用良知规范新闻的手脚。理想主义因此才有所附丽,市场压力下的媒体因此才有了灵魂。他们给中国媒体示范了一条正确而可持续的路。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