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牌】甘国亮 港式气质示范者

甘国亮 港式气质示范者

现时,他的同代人多少隐了居,少亮相,但甘国亮依然状态大勇
香港多家媒体行政高层、媒体写作人、导演、演员、制作人、戏剧演出者等多种身份
还有,独特的最佳衣着者
岁月好像宠爱他,他依然酷型于当下

甘国亮(1950- )出身自电视广播有限公司,历任编剧、导演及演员,也从事香港流行文化的创作、创业产业策划,是典型的跨媒体工作者,涉猎领域包括电视、电台、电影、舞台剧等,被誉为“香港最成功的跨媒体人士”。其编导的电视代表作有1980年《山水有相逢》(李司棋和黄韵诗主演)、《执到宝》、《逐个捉》(郑裕玲、夏雨等主演)等。还担任过诸多媒体行政主管,包括:香港无线电视、星空卫视、凤凰卫视、香港新城电台。其衣着一向以叛逆不羁,极有态度,是香港城中文化潮人。

甘国亮与英国时尚界教母维维安‧维斯特伍德是多年的好友 图/Timmy

 图/Timmy

上世纪60 年代的造型、参加时尚派队身穿Zegna 造型、日常生活潮流造型2。 图/Timmy

上世纪60 年代的造型、参加时尚派队身穿Zegna 造型、日常生活潮流造型3。 图/Timmy

上世纪60 年代的造型、参加时尚派队身穿Zegna 造型、日常生活潮流造型。 图/Timmy



现时,他的同代人多少隐了居,少亮相,但甘国亮依然状态大勇
香港多家媒体行政高层、媒体写作人、导演、演员、制作人、戏剧演出者等多种身份
还有,独特的最佳衣着者
岁月好像宠爱他,他依然酷型于当下



甘国亮,是香港奇葩。他出道时,正是香港文化艺术、媒体、电影娱乐各领域百花齐放之日。虽是人材辈出时,  他的才华却极其耀眼,不说他那些曾经震撼观众的天马行空地把创意元素挥得淋漓尽致的电视剧作品,仅说那出港人至今难忘的经典电视剧《山水有相逢》,谁不知作为编剧的他,才是灵魂人物。他和TVB明星郑裕玲的早年恋情,更是为他披上传奇的外衣。

忘了成果,只记得细节
至今,他早年编写的电视剧仍然令人回味,郑秀文问他:“重拍《山水有相逢》,会找我扮演哪个角色。”不过,他却极少频频回顾他的著名作品,在他记忆中,每部创作都是一个故事,“观众看到制成品,那只是制作过程很微小的一部分,在我看来,制作过程蔓延而来的各种细节反而更难忘,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我的职业比常人更多色彩,那不是单调的生活,这是我的人生,因此,当问起有何难忘事时,我说不出,寻常人生活于没有太大偏离的轨道里,因此,当有特殊的事情发生,他就会非常难忘,而我,则难以用一言半语去勾勒出一件特别的难忘的事情来。”

甘国亮身兼多份工作,才刚完成自编自导自演的舞台剧《我爱万人迷》,此时又粉墨登场做舞台剧演员——他在胡恩威发起的“建筑是艺术节”里,于《路易·简的时代和生活》一剧中,扮演人文主义建筑师路易·简(Louis I.Kahn),人人说极神似。何来的时间?他直言自己工作效率极高,“可能潜意识里是害怕,因为在生的时间不多。有些人以为时间很多,可以慢慢来,这是逃避,因为现实是,我们扣除睡觉吃喝外,可用的光阴不多,再说,年纪越大,体力毫无避免会转弱了,我害怕余日无几,所以就善用。”

甘国亮一路走来,从未做过不喜欢做的工作,而每份工作,他都有能力做得漂漂亮亮,他用四个字形容自己:率性而为。这种人生令我们羡慕,他坦言是命运注定,“我不能说,只要很努力,就可以成功。有些人会以自己如何凄惨又如何坚毅不屈如何努力终于撑出头来鼓励他人,但我觉得是命运注定,努力是必然的,但失意的人,并不一定因努力而成功,因为生命实在有太多变量,也有太多得不到的东西。”

怎么看,都是那么有型
现时,他的同代人多少隐了居,少亮相,但甘国亮依然状态大勇:香港多家媒体行政高层、媒体写作人、导演、演员、制作人、戏剧演出者等多种身份,还有,独特的最佳衣着者。岁月好像宠爱他,他依然酷型于当下。到底是什么令他有种吸引力?

当面对甘国亮时,就恍然大悟了——港式气质,来自这城市的过去:得有文化历史与情趣生活的浸淫;中西素养混合得炉火纯青;谈吐地道但有韵味,时有坦率妙论;逻辑透彻但包容;似冷嘲热讽但蕴含人情味,且无拘泥于名气;随心随意,反而超然前卫于当下。曾不下数十次,听来自外地朋友形容:香港人干净、自信,有品位。不过,富有港式味道的深度气质,连在香港生活的也属罕见,这也是为何,甘国亮只不过闲闲一站,就自然而然成了焦点。

甘国亮不敷衍访问,由他对待每条问题的认真态度就可知,“这是你的看法,还是众人的看法?”、“我的答案能解答到你的问题吗?”、“那你认为何谓价值观?”等等,可能令人觉得难缠,但是,当他再反抛出问题时,不是针对问问题的人,那些蕴含辩证味的反问,实是对普通常识的反问,反问期间,不知不觉地在拆除人们狭窄想法的框架。对常识的反复思考,他认为可能他是媒体人而逻辑性强,他说因时常处于领导地置,需要如此,才能有条理地令人深入理解。他并不以过来人而自居,也不想说很多人生大道理,因这是自我领悟,自我修行,但他乐于大家互相分享。

衣着品位辩证
关于品位,他要说的,是一种感觉:“品位,不可常挂在嘴边的,刻意摆在眼前,不能用表象去形容的,当形容得出,已经浮夸了,老套而言,就是有一种不能言喻的吸引力。优质的品位,则是凌驾于时间和语言,经久不衰,可能初时不觉有吸引力,然而,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深入了解了,就能感觉到。”

对甘国亮而言,优质的品位,始终和人的外表打扮无关,更多来自人与人之间的价值观是否吻合,“因为外在只是霎眼娇,而内在气质才是长久的。”话虽如此,但甘国亮的衣着打扮,俨然是时尚达人的指标。当人人不甘落后赶潮流时,却更显出自己的独特衣着品位,一件本是天桥上表演的衣裳,唯他能穿,而且融合、不突兀。那才是不折不扣的时尚。

“我并非刻意的,是自然而然。于演艺圈浸淫久,比人家有更多机会接触到美的东西,也恰巧什么类型的工作都做过,自然渗出一套衣着穿法,和名牌无关,我不是为形象,而是向自己负责。独特衣着,有什么不好?有人非常介意人家的衣着外表,我觉得能够生长于宠坏我们的城市,已很好,别太过介意别人的衣着,觉碍眼的,就不看罢了。当大家认为玩世不恭有趣,而衣着打扮不至于令人不安,独特造型自然会出现。我个人看来,反而觉得功德心很重要,例如时常洗澡,保持外表干净,夏天常流汗,那就多使用止汗剂,别散发异味。干净,也是品位的基本。”

甘国亮见人时一定要求自己干干净净,衣着出众,我们以为他花很多时间于打扮上,而原来,他装扮极为快速,在他写的《我问人:人问我》一书中,他妙答张曼玉关于“在打扮上的精通”,他这套功夫来自于年轻时,在电视台训练而来的,当时他在演员训练班,未毕业,就得在电视台节目里,在极短时间内兼任多个项目,当日开会接到委派多少个角色,就各自到服装间寻戏服配搭,“自行设计和了断”,日子有功,“创意便萌生于这种无人地带”。

对于潮流,甘国亮的看法妙且富有辩证味:“这个涉及权力论。为何亚当、夏娃需要用树叶遮体?到底是上帝觉得不遮体是羞耻,还是亚当、夏娃觉得?为何一定要穿这类型的衣裳才是潮?谁有权力做决定?当权力很强时,无权力的人只能迁就或是放弃。为何银行家要穿西装,才算可信赖?要是有人只是喜欢以银行家打扮出现呢?那又如何?以表面衣着去判断一个人,有点可笑。其实,为何要有规限呢?自己有权力去决定做什么样的打扮。除非觉得妥协可以接受,毕竟服装有时得受制于工作性质。”

采访当天,我们选在epoch coffee bar内进行,甘国亮悠然闲坐,巧遇导演陈可辛和吴君如夫妇,吴君如像闲人马大姐似的跑来和他聊起“刚才到附近发型屋剪头发”,陈可辛则拎着大包小包歪着头夹着个手机忙里忙外张罗保姆车的定位。甘国亮没忘记对我们说声抱歉,因好久没见到吴君如,一见面就说个滔滔不绝,吴君如好像又在录一档节目,疯疯癫癫地搬出许多笑料笑个不停;一个电视圈后辈也在咖啡店,恭敬前来问好,甘国亮友善回应;agnes.b在对面,甘国亮低声和公关商谈是否要穿上agnes.b到agnes.b画廊拍照;摄影师寻到背景要拍照,甘国亮担心会否打扰到客人,因为他留意到那客人正用手提电脑工作着;访问后,他问是否有时间再逗留一会儿,他想回在附近的居所,取书送给我们。看不到敷衍,看不到不耐烦,没有压力感,好像寻常日子的一片光阴,井然有序,挥洒自如。当他远离时,身旁的waiter忍不住再说:“怎么看,都是那么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