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无妨,捡球有罪? ——失地农民和高尔夫球场之争

失地农民想赚点小钱,捡了球客们打丢的高尔夫球,然后再卖给他们,结果被判“盗窃罪”。

作为财富与地位象征的高尔夫球场,毗邻的却是一群因为球场征地而失去大部分土地的贫困农民。一场场失衡的冲突也由此上演:

失地农民想赚点小钱,捡了球客们打丢的高尔夫球,然后再卖给他们,结果被判“盗窃罪”。失地农民只得到4000元/亩的补偿,高尔夫球场开发的别墅却卖数百万元一套,他们去抗议最后收效甚微。失地农民有人心理失衡,去纵火泄愤,结果被科以重罪……

他们的命运,或是穷人面对富人的一个极端又充满隐喻的样本,一个需要公共政策去救济和反思的样本。

贵阳高尔夫度假中心鸟瞰图 冉金/翻拍/图

开发商用高尔夫概念圈来廉价土地,批量开发别墅,可售数百万元/套,其暴利引来失地农民的不满。 冉金/图

失地农民滕彩荣最大的感慨是:“富人的东西,穷人不要碰,碰也碰不起。”

这是他的宿命之感:几年前他在村子边的高尔夫球场先后捡了一麻袋高尔夫球,结果身陷牢狱之灾。

捡球能算偷吗?法院在第一次判决时认为算“偷”。结果,滕彩荣于2009年3月被以盗窃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与他同案被判刑的,还有两名同村村民,因收售他的二手高尔夫球而被控“掩饰、隐瞒犯罪所得”。

但法院在重审时,又认为捡球不算偷,于是滕彩荣被判无罪。滕彩荣以为没事了,刚走出看守所,又接到了当地检察院的抗诉书。原来,检察院认为,捡球应该“算偷”,而且滕彩荣非坐牢不可。该案子被上诉至二审,尚未宣判。

深受“高尔夫”折腾的滕彩荣,是贵州省贵阳市修文县扎佐镇三元村人。建在他家不远处的“贵阳高尔夫度假中心”,是贵州省最好的高尔夫球场,建于1997年,是靠征用滕彩荣所在村庄的大批土地建成的。

来这里打球的,都是“达官显贵,社会名流”。但这个供最有权势和财富的人享用的场所,毗邻的却是一群最没有权势和财富的失地农民。滕彩荣们与高尔夫球场之间的冲突,在一开始就已经埋下了。

失地

这座高尔夫球场拿走的,是曾经属于村民们的“绿地和美好生活”。

贵阳高尔夫度假中心是贵州省惟一的一个拥有18洞、72杆国际标准的高尔夫球场,是贵州著名的风景度假区,也是当地政府招商引资的重要平台。

作为贵族运动的“高尔夫”,是荷兰文kolf的音译,意思是“在绿地和新鲜氧气中的美好生活”。但在附近的三元村村民看来,这座高尔夫球场拿走的,却是曾经属于他们的“绿地和美好生活”。

三元村位于贵阳近郊,紧邻贵遵高速,有着大片山林和一个大型水库,村民们过着传统的农牧生活,主要经济来源是耕地和养殖,“虽不富裕,但很幸福”。

1995年,一纸征地令打破了山村的祥和,这个由香港和广东两家公司共同投资的高尔夫球场,选中了这里。一期工程占地1480亩,整体规划面积则逾3000亩,这意味着祖辈务农的三元村村民必须放弃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

村民的耕地和集体林地被当地政府以50年的期限征用划拨给了高尔夫球场,但低廉的补偿价格却让村民难以接受。但当地政府要求村民“配合重点工程建设”,并将补偿款打入存折,强迫村民领取,双方一度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据现任贵州省高院副院长,当时还在律所当律师的李汉宇回忆,无奈的村民找到了他的律所寻求“法律援助”。最终在李汉宇的“斡旋”下,贵阳、修文市县两级财政及开发商三方共同出资,将补偿标准提高到了约4000元/亩,才化解了这场征地风波。

而让村民最终接受土地出让的原因,还在于政府描绘的愿景。当时,失去土地的三元村村民曾向政府提出工作安置、生活保障等,政府有关负责人允诺,兴建 的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