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政策不要陷入教条主义”——专访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

事实上我们现在“二胎”的建议没超过马寅初先生,马寅初是最先提出来人口调控的微观目标:一对夫妇两个孩子。

从公共政策角度来看,它(人口政策)已经不适应了,因为中国的人口环境发生了变化,另外中国的发展程度也在变化。

事实上我们现在“二胎”的建议没超过马寅初先生,马寅初是最先提出来人口调控的微观目标:一对夫妇两个孩子。

胡鞍钢是中国高层智囊人士之一,2000年任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至今,此机构旨在建成国内一流的国家决策思想库。

他长期是计划生育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但后来他的思想开始转向,2009年11月26日,他在《经济参考报》撰文《稳健调整计划生育政策稳定未来人口规模》,提出应适时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并指出:人口增长已经不再是我国资源环境的主要压力来源。

胡鞍钢认为,逐步放开二胎更适合中国的国情 (CFP/图)

胡鞍钢

一胎化政策当年是提倡,而非强制

南方周末:1980年党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就富有远见地提出:“到30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为什么期限是30年?当时是出于怎样的一种考虑?

胡鞍钢:当时它是按照一代人即25&m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