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授超生记

这是中国实施计划生育三十年以来最受人关注的超生事件,法学教授杨支柱因为超生二胎而被学校解聘,继而引发网络众议。

这是中国实施计划生育三十年以来最受人关注的超生事件,法学教授杨支柱因为超生二胎而被学校解聘,继而引发网络众议。但赞弹之论常常又是单薄的,一个超生婴儿艰难又充满争议的出生过程本身,才是对二胎政策之复杂性的最好注解。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副教授杨支柱超生了二胎,但他决意不交逾20万元的超生罚款——社会补偿费。2010年4月9日,他正式接获学校解聘通知。丢了工作,他倒不怪学校,“学校只是执行政策”。

法学副教授杨支柱和他的二胎生女儿若楠 (资料图片/图)

三年前,他曾撰文力挺重庆反拆迁的“最牛钉子户”,现在自己却成了计生“钉子户”。在此期间,杨支柱一直抨击计划生育政策。他不停追问:“为何公民的房子得到保护,而住在房子里的人却没有生育自由?”

杨支柱妻子陈虹对“二胎事件”的公开信摘要

……

当我发觉自己再次怀孕以后关于要还是不要曾纠结了很久。

如果要,我在很长时间内必定不能工作,而等孩子长大我也老了,可能就再得不到好的就业机会了。可是我知道他是一定要的,因为他喜欢孩子,因为他认为一个孩 子对成长不利,容易惯坏。很多独生子女很“独”,不能接受一个弟弟或妹妹和TA分享一切,可碰巧我的三岁的女儿并不这样,她强烈地要求有个伴,总是要在幼 儿园放学后拉小朋友来家玩,或者在小朋友家里玩到很晚还不愿意回家,让我很头疼很无奈。尽管现在刚三个月的妹妹还不能和她玩,她也为因妹妹的出生失去很多 父母的关注而非常不平衡不适应,可当有人逗她说要把妹妹抱走或拿最好的玩具换时她还是强烈地反对的。

而最终让我决定留下这个孩子的原因是我已经38岁了,岁月无情,而中国又是这样一个天灾人祸不断的国家,远的有克拉玛依大火,近的有汶川地震,那么多花朵 一样的生命凋零,做父母的怎么挨过余生?等计生政策废除?我等不起,我不想以后后悔。至于生男孩还是女孩,如果一定想要男孩,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根本 不需要等孩子生出来才知道性别,赌一回的想法未免太好笑了。养儿子能防老吗?我真的很怀疑。老杨很疼他的两个女儿,视若珍宝,尽管大女儿顽皮起来让他很抓 狂,小女儿哭闹起来他又寝食难安。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