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城人口特区 一个县尘封25年的二胎试验

在放开“二胎”25年之后的山西翼城,人口增长率反而低于全国水平,以性别比例为代表的各项人口指标均优于全国水平

“人口生育有其自然规律,生活模式是什么,就决定了自觉地生几个孩子。”如今翼城人早已不愿多生,翼城试验的“自动失效”却恰是翼城试点得出的最重要结论。

在放开“二胎”25年之后的山西翼城,人口增长率反而低于全国水平,以性别比例为代表的各项人口指标均优于全国水平。

从25年前开始,翼城人就可以有条件生育二胎。 (东方IC/图)

 

专家称明年五省试点放开生二胎。 (东方IC/图) 

在“二胎”生育放开政策尚处于半遮半掩之时,一个县城已经悄然进入了“二胎”试点的第25个年头。与“黑龙江、吉林、辽宁、江苏和浙江五省将有条件放开二胎”这一消息一经披露即被媒体广为报道不同,山西翼城的25年二胎试点却是一段几乎不为人知的尘封往事。

作为翼城1990年至2002年期间的县计生委主任,冯才山见证了几乎整个“二胎”试点的过程。在1985年,时任翼城隆化镇镇长的冯,第一次接触到“二胎试点”的概念。

在县招待所会议室,翼城县计生系统和乡镇干部近百人被召集起来,由时任山西省社科院人口所所长梁中堂向干部们讲解了在翼城试点“二胎”的办法。

那正是整个中国尤其是广大乡村厉行“只生一个好”的年代,冯才山至今仍用“震惊”形容当时的心情——“大胆出位”,这是他对梁中堂的描述。

尽管几乎所有的与会干部都同样“震惊”,这一年仍然成为了翼城人口政策的转折年。在后来的25年中,这个偏远的农业县将悄然实行与全国大部分地区不同的计划生育政策——有条件地放开“二胎”。

在这个坚持至今的“人口特区”,25年之后,其人口增长率反而低于全国水平,尤为重要的是,以性别比例为代表的各项人口指标均优于全国水平。

对于翼城来说,25年试点无疑是一次成功的试验,但无论是理论奠基者梁中堂,还是如冯才山一类的执行者,抑或是翼城试验本身,至今仍然少为人知:其经历少有公开报道;在计划生育30周年人口政策面临调整的消息见诸报端之时,与翼城试验有关的人们也说不清楚,这是否与翼城的25年试点稍有关联。

耀邦批示促成试点

胡耀邦亲笔批示:“这是一份认真动了脑筋,很有见地的报告。”

在梁中堂讲解试点办法的时候,翼城人并未意识到这将是给整个县城带来重大变化的开端。

这一年,时任县计生委主任的安斗生面对上级下达的计划生育任务时常显得焦头烂额,而他的继任者,当时还任镇长的冯才山则面对情绪激动的村民,陷入令自己无比尴尬的斥责之中。

作为基层计生工作人员,他们很快因为1985年和梁中堂的到来,加入了这场不许声张的全县人口试验之中,并见证了之后25年的变化。

冯才山记得,1980年代的翼城县到处被计生标语所覆盖。马路边、农民家的院墙上、乡间的厕所外,这面墙上写的是“国事家事计划生育是大事”,那边写的就是“少生优生按照政策计划生”。

他从上世纪70年代到2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