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文学奖的民间争议

车延高的获奖,使诗歌和鲁迅文学奖共同成为公共话题,引发广泛关注。

11月9日,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在绍兴颁奖。20天前,获得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的武汉诗人车延高因其官员身份备受瞩目。“我看了车延高的诗歌,看到比较好的,比如写汶川地震的,也看了最差的,歌颂几个女明星的。我的看法是:他最好的诗也不过质量平平,写得差的,当然很平庸。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同意网友更为严厉的意见,这是鲁迅文学奖的耻辱。”诗歌评论家孙绍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1980年代初,孙绍振以《新的美学原则在崛起》推动了朦胧派诗歌崛起。

车延高的获奖,使诗歌和鲁迅文学奖共同成为公共话题,引发广泛关注。

车延高成为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获奖者中最受关注的作家。11月9日晚,他参加了在绍兴举行的颁奖典礼,从颁奖嘉宾手中接过了奖杯。 (CFP/图)

“斯大林也写诗,也不想当大老粗”

“羊羔体”出来后,车延高曾自己辩解,《徐帆》、《刘亦菲》并不是他获奖诗集里的作品。实际上引发这次网络狂欢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车延高的武汉市纪委书记身份。

“在诗歌面前,官员和流浪汉是一样的。”韩作荣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韩是本届鲁迅文学奖诗歌类终评委,1978年起先后任《诗刊》社编辑、《人民文学》前主编,也是首届鲁迅文学奖(1996年)“诗歌奖”的获得者。

韩作荣对车延高投了赞成票:“在报送诗歌类作品的127部诗集中,作者是官员的,不止他一位。车延高的诗放在入围的水准看还是上乘。我投票,没有看他是不是官员,只看诗。他写对女儿的爱,写对饥饿的感觉,对一个馍的向往,还是非常的痛切。要求一个诗人写得好没错,但不要因为他是官员就起哄。”

韩作荣强调,鲁迅文学奖诗歌类终评委有11名,车延高得票够8票,超过胜出所需要的三分之二的票数。

“官员为什么不能写诗?一个写诗的官员可能比不懂诗歌的人更有趣味。”从1970年代起,一直进行现代诗歌探索的诗人多多对官员写诗有自己的看法:“我经常能见到写诗的官员,他们非常热爱诗歌,这是好事。诗歌也是金字塔型的建筑,没有广大的基础性的东西,高层何从建立?”

但多多反对诗人以写诗谋取私利:“诗人社会是一个江湖,在诗人社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