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用航班何时从“大腿”走路变自由飞翔

如何让民用航线这条专家眼中的“县级公路”变成“高速公路”,人们在体制之外寄望于新技术。

机场,航空公司,航空管制,飞机延误的原因,像一条多方都在拉扯的橡皮筋,扯不断也理不清。如何让民用航线这条专家眼中的“县级公路”变成“高速公路”,人们在体制之外寄望于新技术。

2010年1月2日,重庆江北机场,旅客们在候机楼等待大雾消散。 (IC/图)

90分钟航程,两个小时延误。这是在广州工作的余雁今年出行经常撞到的郁闷事。经常乘飞机出差的他,从上海飞广州,飞机延误一小时;从杭州到广州,晚点两小时……

几乎就在一夜之间,人们发现飞机“飞不动”了:航班大面积延误,旅客们滞留在各地或新或旧的候机大厅,某些时候,甚至被关在舱门紧闭的飞机内在跑道数小时。焦虑、愤怒的情绪在封闭的空间内积累,乘客和航空公司的冲突一直在爆发,三个月前,一位55岁的航空经理,甚至跪在了情绪失控的乘客面前。

在业内人士看来,航空公司“下跪”的姿态,对中国方兴未艾的航空大国战略目前所处的尴尬境地,具有颇深的隐喻意义:它似乎只是拿自己的大腿在行走,慢,笨拙。中国民航局官方给出的航班准点率是76.98%,但像余雁这样经常坐飞机出差的人,则从自己的切身体会怀疑,航班延误的数字要比官方给出的更高。是飞机太多了吗?是民航可资飞行的空域太少了吗?还是航空公司自身的管理过于滞后?

记者发现,目前中国航空业的管理者、研究者们,正承受着和堵在候机大厅内的乘客同样的焦虑:截至2010年5月底,中国全民航运输飞机达到1486架,按照发展需求预计,中国2015年在册运输飞机架数可达2600架,2020年将升至4360架。这几乎是在以几何级数增长,但目前如此拥堵的空中交通不免令人担心。

“航空管制”被泼污水?

很多时候,乘务员给出的航班延误,似乎只是在敷衍乘客。其中,提及最多的,便是“航空管制”,有一次从杭州到广州航班延误, 余雁询问原因,乘务员答复是因为天气,她打开电脑了解航路上所有城市天气,都是晴空万里,没有任何雷雨天气。再次询问,乘务员又回答是空中管制,但不久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