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取水,千里援疆“海水西调”狂想曲

将海水引往几千公里以外的内陆,绝对堪称惊世骇俗的设想,但得来却似轻松异常。

两位老先生多年前的偶然灵感,引发了一段持续数年的千里调水狂想,在地方发展冲动、企业商业利益的助力下,浪漫的狂想正朝着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态势演进,而最后极可能折戟于坚硬的审批现实。

狂想与现实的距离,渤海与新疆的距离,谁更远? (CFP/图)

闹心的新疆会议

院士难抑愤懑,“可怕,把问题复杂化。”

一个加上开幕式、媒体交流在内才只有三个半小时的会议,却引发了公众持续数日的关注,“怎么会这样?”赵平说。

赵是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下文简称“锡盟”)海水淡化项目推进办公室副主任,应邀参加了11月5日在新疆乌鲁木齐召开的“陆海统筹、海水西调高峰论坛”,在会议新闻通稿上,锡盟发改委是此次活动的协助单位,“其实我就是发了个论文、做了个报告。”

在此之前,同一主题的“头脑风暴”举办过多次,甚至场面更盛,比如2008年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陆海统筹与引渤济锡发展战略研讨会”,规格颇高,甚至去了不少院士和退休的部级领导,但也反应平平,后续寥寥。

缺水不止 调水不息

中国的缺水危机催生了一系列大型的跨区域调水工程,已建成的或在建的包括引松(松花江)入长(长春)、引英(英那河)入连(大连)、宁夏沙坡头、新疆恰甫其海、引滦入津、引黄济津、引密入京、引青入秦、引滦入唐、引黄济青、引黄入晋、引黄入冀、东北的北水南调工程、引江济太、广东修建了东深引水工程、甘肃修建引大入秦工程等。其中最为公众关注的是南水北调工程和一直未获批的朔天运河调水方案。
此次新疆会议突如其来的火爆令中国工程院院士曾恒一难以适应,他是此次大会的主讲嘉宾,作为第一位发言人,他的题目是“陆海统筹、海水西调与西北地区经济腾飞”。

“原本就是一个简单的学术讨论,我已经拒绝回应了。”曾院士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难掩愤懑,“可怕,把问题复杂化。”

曾被质疑的是,作为一名主要研究海上油气田开发工程的专家,怎么会对海水西调有深入的学术研究。一位与会者直言不讳:只是因为有院士参加,会议显得有档次而已。

事实上,曾恒一院士还有一个身份,他是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海洋分会(下文简称“海洋分会”)的常务副理事长,而海洋分会则是此次新疆会议的主办单位之一,而在几乎所有关乎海水西调的会议、论坛中,都可以看到海洋分会的身影。

这是一家挂靠在国家海洋局、以海洋方面专家和海军将领为主要成员的全国性科技社团,网站资料显示,该机构的主要活动涉及海水综合利用合作方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