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把脉】网络公厕又如何

网络它真的不是庙堂,它更接近于“公厕”。对于周立波的批驳,并不需要把网络说成高雅的圣殿。

网络它真的不是庙堂,它更接近于“公厕”。对于周立波的批驳,并不需要把网络说成高雅的圣殿。

有一部话剧叫《厕所》,由林兆华导演,国家话剧院出品,几年前公演时备受瞩目。戏的开场,是一大排人蹲在厕所里,边排泄边聊天。这让一些观众感到不适,但很快他们就明白了,它其实是当代版的《茶馆》,通过北京公厕的三十年变迁,再现一段历史的沧桑。

这几天微博里的一件热闹事,是周立波的“网络公厕论”。他说,“网络是一个泄‘私粪’的地方,当‘私粪’达到一定量的时候,就会变成‘公粪’,那么,网络也就是实际意义上的公共厕所!”此言既出,私愤公愤,群情激愤。有人跟他对骂,有人和他绝交,还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