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把奖给“铁主席”才显得操作——实名制下的首届郁达夫小说奖

郁达夫小说奖的评奖过程从一开始就在《江南》杂志和中国作协的网站上公开,网友跟帖评论,媒体全程参与。“实名投票,评语公开”的评奖机制,让评委们感到“很大胆”,有“压力”。

2010年12月2日,铁凝到日本参加中日韩三国文学论坛,应邀到大江健三郎家里做客。

在等待铁凝的两个小时里,大江坐在写字台前,修改了两页自己正在写的长篇小说手稿。稿纸是他从文具店买的带竖格的纸,写好的书稿就一张一张摞在书桌边的一个纸盒子里,没有装订。书稿是用钢笔写的,但修改时,大江用的是蘸着蓝墨水的小毛笔。“涂改得几乎看不出最初的字样了,面目全非。”铁凝说。

铁凝进客厅时,大江就是拿着这两页他刚刚修改的稿纸走下楼梯,展示他手头的活儿。

铁凝感到震撼的是,大作家原来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文字的。

铁凝在大江家呆了5个小时,进客厅时,大江拿着两页他刚刚修改的稿纸走下楼梯,给铁凝看他手头正在干的活儿。 (受访者供图)

铁凝在大江家呆了5个小时,他们聊天时,大江的儿子、作曲家大江光也坐在一边。大江光四十多岁,身体不好,东倒西歪的。

大江请铁凝吃了午饭,饭桌上,76岁的大江用手指着铁凝,对他的夫人和孩子说,“我要是死了,我把你们交托给她照顾。”

铁凝嘴里连忙说“别说将来”,但她心里感动大江这样纯真地把她当朋友,隔着大海。

大江买了几十本铁凝长篇小说《大浴女》的日文版新书,不但自己和夫人读,还赠送给来看望他的日本作家朋友。

大江对铁凝说,“如果在全世界十年选十本最好的小说,我推荐《大浴女》。”大江没有看到铁凝别的小说译本,也没有机会看到别的中国作家的作品。翻译是很重要的,铁凝说她宁可把这褒奖看作是大江对她的“偏爱”,她不愿意承受。

2010年12月7日,在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