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味】韩寒,我想和世界玩玩

很多人提起韩寒,都会摆出一副被蜜蜂蛰过的表情。如今,他就坐在对面,脸上更多的是无辜。他刚刚失掉了中国房车赛1600cc组的年度冠军宝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有好一阵子的沮丧。韩寒很忙,他习惯了不断地连轴转。忙着写作,忙着试车,接下来,据说他还要动身前往非洲登顶乞力马扎罗山。

韩寒有才华,有帅度,不抽烟,不酗酒。差点儿就是绝世好男人的典范。

差的那一点儿到底是什么?也许是骨子里头那股痞气。也许是不够低调的作风。

他说,他从不战斗,他只是在玩一个游戏。玩嘛,也许就该像韩寒那样。

 

很多人提起韩寒,都会摆出一副被蜜蜂蛰过的表情。如今,他就坐在对面,脸上更多的是无辜。他刚刚失掉了中国房车赛1600cc组的年度冠军宝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有好一阵子的沮丧。韩寒很忙,他习惯了不断地连轴转。忙着写作,忙着试车,接下来,据说他还要动身前往非洲登顶乞力马扎罗山。

 

我没有信仰。我也不信仰自己。

很多人对我的私人生活很好奇。其实我每天的生活挺规律的,凌晨睡觉,中午起床。我是个很怕冷的人,很需要地暖。要是室外温度达到10摄氏度以下,我走进办公室,却发现没有开暖气,我想我会马上抓狂的。

我不喜欢泡吧,喜欢打桌球、跑步、踢球、射击、自行车、摩托车。我当然爱玩,只要自己喜欢的,一定有无限体力,足以拖垮对方一个足球队。但只要是不喜欢的,洗个碗都觉得浑身乏力。

我的生活自理能力确实比较差,经常丢三落四的。日常生活中,最让你头疼的就是收拾行李、早起,还有坐飞机。

我经常做错事,一错再错,然后又错。我未来会出一本书,专门说我的失败。很多人介绍他们是怎么成功的,我很讨厌成功学。

我9月23日出生,处女和天平的交界。所以,遇到有事情决定不了的时候,我就把问题归结到星座上—处女的龟毛,天平的犹豫。

我不抽烟,也不酗酒。一帮朋友聚会,或是赢了比赛特别开心的时候,我才会喝上几杯。我很少喝大,我喝大的状态嘛,也就是给始作俑者打电话,把人家骂一顿而已。

我不觉得自己是个“狠”的人。“语不惊人死不休”是一种故意要做出与众不同的姿态,我并不是这样的人。我的文字也不狠,我一直觉得我挺温柔的。

一直有种说法,说我在为80后这个族群发声,说我是独自战斗在前线的个体。但这只是别人强加在我身上的。我并不认为这个群体和我有着多么密切的关系,我也不觉得自己是在战斗。我只是一直在玩一个游戏。

也有很多人把我看作一个代替群众发声的公共知识分子,但其实他们看不到的是,我反群众的时候也不少。我从不代表和代替谁发声,当权者纵然有很多不妥的地方,但是群众也不一定高尚正确到哪里去。我只代表我自己的判断。

其实我就是一个作家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