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白双全:艺术让生活更有趣

双全这个名字有两全其美的意思。他总能在日常生活细节中找到创作灵感,做到生活、创作两不误的完美结合。作为香港当下最活跃的年轻艺术家之一,白双全于2009年6月代表香港参加了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受到国际艺术界的广泛关注。

双全这个名字有两全其美的意思。他总能在日常生活细节中找到创作灵感,做到生活、创作两不误的完美结合。作为香港当下最活跃的年轻艺术家之一,白双全于2009年6月代表香港参加了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受到国际艺术界的广泛关注。

“想住海景房?很简单,拿五支可乐瓶装满海水,再挂个海岸线地图放在房间,那不就是海景房了么?”香港年轻艺术家白双全幽默地说。

所谓的住海景房,是白双全的作品《摆放在家中的海平线》。他在维多利亚港的地图上画一条横线,横线穿过五个海岸,在每一个海岸收集一瓶海水,让每瓶海水的高度保持一致,摆成一列放在家里,于是成了一条连续的海平线。通过简单的五瓶水,完成了一件似乎不可能的事—把无限海景搬回家里。“因为家里没有海景,于是我想将海景带回家,我们只要付出努力和想象力,都可以在家中看到海平线呢!”

“我只想证明给我妈妈看,我是有工作的”

“如果长得帅一点,他应该会更出名”,一位资深艺术家如此评价白双全。是的,初见白双全,你可能会觉得他一点也不“艺术”:前额略带油光,肚腩微微突起,蓄着一束小山羊胡子,背着背包,戴着透明色框眼镜,休闲衣服随意搭配,整齐得像个书生。

然而,这并不妨碍白双全从众多香港艺术家中“跳出来”。2005和2006年,刚毕业不久的白双全先后获得了澳门艺术博物馆颁发的“海外交流奖”,及亚洲文化协会颁发的“利希慎基金”。2009年,他更成为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香港馆的唯一参展代表。

这个生于福建、长于香港的大男孩于2002年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副修神学。在毕业前一年,为了搞毕业创作,他与另几名毕业生在香港火炭火车站附近的工厂租了一个工作室,这就是后来有名的“二楼五仔”工作室。在“二楼五仔”的几年,生活很简单。闲时,他会与“二楼五仔”成员在附近踩单车、打篮球,甚至吃晚饭,喝酒至天亮。

2003年,正逢SARS肆虐之际,刚毕业的白双全在找工潮中四处碰壁。他焦虑过,挣扎过,最后却决定给自己放假,好好地呆在“二楼五仔”里做摄影、绘画和混合媒介等艺术创作。直到《明报》找到了白双全,邀请他担任将近三年的艺术专栏作家,那是白双全人生的转折点。后来,为人熟悉的作品就是在这段日子里构思出来的。

2008年,他在广州的维他命艺术空间办展览,主题为“日(日)夜(夜)”,首次在内地崭露艺术才华。当时他的作品《马来西亚四天五夜游》深深打动了观众,他全程蒙上眼睛(扮盲人)参加一个五日四夜的旅游团,再用镜头被动地记录下一个陌生地方的间接的视觉经验和旅行记忆。

不同于别人的定义,大多数场合他总是这样介绍自己:白双全,男,后生仔,喜欢看丰子恺的漫画,听陈百强的歌,还有和别人分享日记。对人情有时婆妈得近乎老土。读艺术,但相信与人沟通更加重要。以艺术为生。

但通常,白双全喜欢别人称呼他为小白,那样更亲切些。 抱着“希望能留下美丽的想象给我的读者”的信念,生活在他眼里,与常人不同,一件平常的、看似无聊的事情就能在他那古灵精怪的脑子里产生绝妙创意。无论是《摆放在家中的海平线》,还是《呼吸一间屋空气》、《生命的间尺》,白双全都将艺术的个性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从不哗众取宠,却总能以作品的趣味和深意打动人心。“很多日常生活中的东西给我灵感,作品则让我对世界有不同的看法。我的作品,是在香港找到各种有趣的东西。”白双全说。

但由于香港对艺术创作者的偏见,在香港搞艺术不算是一个职业,通常被人以为是一班无所事事的人所从事,而白双全的妈妈也替他捏一把汗,一直担心他找不到工作,无法维持生计。“这么多年来,我只想证明给我妈妈看,其实我是有工作的,我在搞艺术。”

创作用来对抗负能量

白双全可谓是一位“鬼才型”艺术家,相比起香港人快速的生活节奏,白双全出奇地“慢”—他总是漫无目的地在马路林荫道边闲逛,会发呆地看着公车牌的数字沉思,会在某幢高楼下等待所有住户关了灯光,也会固执地在某地静静等候未知的朋友。

有一天睡觉前,白双全在房中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突发奇想:我多久才能用完这间房间的空气?他租了一间房间,将自己每口呼出来的气都放进一个塑料袋中,塑料袋在房间中越来越多,直至这些胶袋填满整间屋为止,这个过程一共用了10天。“好像我的呼吸将我从这个房间中排除一样,这个瞬间感觉很特别。”白双全如此诠释自己的创作体会。这个作品《呼吸一间屋空气》后来在韩国釜山双年展上得以展出。白双全拥有敏感的触觉,对生活有着细腻的体会,即使是无处不在的空气和呼吸,也能让人惊喜。

白双全的作品平静而温馨,没有当代艺术家常见的歇斯底里和惊心动魄,但却总能让人想到生活的美好。他爱玩“等朋友”的游戏:选择一个地点站着不动,直至认识的人出现。有一次,他在九龙塘地铁站等到了2年没见的大学同学Jacky。Jacky问他,“你怎知道我会在这里经过?”他回答,“其实我并不知道,只是我在这里等了你很久”。

简单如硬币,他也能创造出别样的味道。有一天,他突发奇想:把五个硬币围一朵小花形状,在下面画一个花茎和两片叶子,并写上日期,等待“有需要”的人拾去,而拾起钱的人仿佛也收到一朵花。《给路人的一朵小花》这个作品就这样形成了,白双全说:“直接捐钱给乞丐或许会伤害别人的自尊,如果我们把方式转换了,就有不同的效果。” 看着这个作品,不禁让人想起海子的诗句:“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在现在的香港“伙炭艺术村”,还保留着白双全的一个作品《生命的间尺》。这是白双全2005年在“伙炭”时创作的,刻在“伙炭”丛林的树上。对这个作品,白双全颇有感触:“木尺为什么会准确?因为这块木已经死了,不会再生长,才能准确地量度刻度。但我见到这棵树的时候,它是有生命的。我就将刻度印在上面,刻度会随着树的生长而扩大,这样刻度不准确了,树与尺子存在矛盾,会抵消尺子的功能。”对白双全来说,这棵树和他在上面印下的刻度也是他自己对“伙炭”的印记。“做的时候代表是那时想要的,我的新作品会随着心境出来,现在不可能做回那时心境的作品。”那时候,“二楼五仔”一帮哥们一起为了艺术而努力,“大伙儿一起绘画,一起工作,一起睡觉的情形真叫人难忘。”

白双全的脑子里似乎有着无限的创意,但他却将自己创作的原动力归于情绪上的负能量。“我家里的成员都容易情绪波动,小时候不觉得,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波动其实是由我的基因来的,它令我对很多东西很敏感,比别人更容易陷入低落的情绪。而每一次,我必须把自己拉上来,这个拉上来的过程往往就是我的创作。我相信我的创作原动力大部分是来自情绪上的负能量,当负能量达到极点,就要靠创作聚合而来的正能量去对抗,使身体和心灵达到平衡。久而久之这成了身体的自动调节机能。”

正是这种由内而外的能量,让他得以在艺术世界里自由穿梭,产生让人振奋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