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影子一样活着——超生“黑户”的18岁人生

最近的第六次人口普查发现,这样的“黑户”在全国有1300万。每一次人口普查,政府会“大赦”一批超生“黑户”。但国家计生委专家委员梁中堂认为:“只要计划生育与户口登记捆绑在一起,‘黑户’问题就无法解决。”

北京姑娘李雪因属超生而不能上户口,已经做了18年“黑户”了。18年的“黑人”,导致她无法上学,不能出远门,也意味着将来她很难找到工作,无法结婚生子……她常常只能用姐姐的医疗本看病,用姐姐的借书证借书,她作为姐姐的影子活着。

最近的第六次人口普查发现,这样的“黑户”在全国有1300万。每一次人口普查,政府会“大赦”一批超生“黑户”。但国家计生委专家委员梁中堂认为:“只要计划生育与户口登记捆绑在一起,‘黑户’问题就无法解决。”

18岁的北京姑娘李雪是没有户口的“黑人”。18年的“黑人”,导致她无法上学,不能坐飞机,也意味着将来她很难找到工作,无法结婚生子……

像李雪这样无户口的“黑人”,在中国有1300万。这是在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中统计出来的数据,2011年4月29日,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做客人民网时作了公布。1300万黑人,意味着每100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人没有户口。

马建堂称,这其中绝大多数为“超生”人员。李雪就是这样的“超生”者,18年前其父母交不起5000元的“社会抚养费”作超生罚款,因此无法入户,成为“黑人”。

为了给李雪上户口,其父李鸿玉上访16年,诉讼10年,至今无成。李鸿玉认为,“计划生育”和“户口”不应捆绑在一起。而当地的宣传部长认为,李雪的户口问题是由“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造成的”。

由于李雪是“黑户”,因此无法上学,18年来她靠自学有了识字基础,但水准只达到小学4年级。 (南方周末记者 王轶庶/图)

计生和户口

李雪家的小院子处在北京市崇文区永定门外的一大片破旧的平房区中,紧邻二环路。李家是三代“老北京”。

1993年8月11日,李鸿玉和白秀玲的第二个孩子李雪出生,此时大女儿李彬已经8岁。李、白二人都是残疾人,以为自己符合生二胎的条件,想着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补办手续。

两口子低估了计生国策的严厉性。

那时计划生育已经在中国推行了14年,用国家计生委专家委员梁中堂的话形容:“各级政府用尽一切办法防止公民多生孩子”。从最初的扣农民口粮,到对其亲属办学习班等等,后来发展出一项最为严厉的制度“计生一票否决”。“计生一票否决”适用于各级党委、人大、政府、政协、公检法机关和各级企事业单位,以及这些单位的主要领导。“一票否决”意味着只要出了一个超生者,该单位和该单位负责人的其他工作业绩都得不到承认。

白秀玲所在的单位是街道的三产企业永外釉料厂。她的超生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