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萨在上海

一个作家总是被人夸赞、有奖金、有政府补贴的话,会很危险,他的创造性就会丧失。

一个作家总是被人夸赞、有奖金、有政府补贴的话,会很危险,他的创造性就会丧失。——略萨

走向舞台左侧的椅子,坐下,展开手中的纸张,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开始朗读。

“两人走出来到了人行道上,山区佬关上了酒吧的大木门,挡在门口的卡车已经开走了。浓雾使得各个建筑物的门面模糊不清,在午后那灰濛濛的光线中,流动着一串串的小汽车、卡车和公共汽车,千篇一律,令人感到压抑。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远处的行人仿佛没有面孔的影子在雾幕中滑行。圣地亚哥思量着:该分手了,就到此为止吧,再也不要见他了,就算我没见过他,从未跟他交谈过吧,痛痛快快地洗个淋浴,睡个觉,一切就都过去了……”

略萨开始朗读,他的嗓音浑厚沧桑,语速缓慢沉稳,表情生动多变,极有表现力。 (南方周末记者王寅/图)

略萨朗读的是《酒吧长谈》,这是他的第三部小说,也是他所有作品中写得最花工夫的一部。“如果要我选一本能留下来的书,就是《酒吧长谈》。”

75岁的略萨身穿灰色条纹西装,搭配的是灰白相间的领带,脚上穿着黑色的皮鞋。他的嗓音浑厚沧桑,语速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