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五年奔走 攀枝花黄磷厂终告关停一座县城与磷难的战争

磷火闪动,四周夜色如墨——大江边的磷厂又出事了。距此7公里的四川小城盐边,人们争先恐后地逃走。

磷火闪动,四周夜色如墨——大江边的磷厂又出事了。距此7公里的四川小城盐边,人们争先恐后地逃走。

“这是我一生的最后一件事。”一位古稀老人为搬走磷厂奔走。一群人大代表痛斥磷厂负责人。终于,夹在企业和公众中的县政府转变了态度,第一次以官方正式口径发出搬迁污染企业的呼吁。次年人代会上,签发此文件者高票当选为县长。

“磷战”胶着,直到国家环保总局西南督察组的强势介入。

 

 

2007年10月8日,南方周末记者目击的磷厂  徐楠/图

 

 

本报2002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