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转基因的无知与偏见

相比于完全不懂生物学、用简单的“人文关怀”来反对转基因的人,一些戴着生物学“帽徽”的所谓专家,他们的欺骗性更大。

相比于完全不懂生物学、用简单的“人文关怀”来反对转基因的人,一些戴着生物学“帽徽”的所谓专家,他们的欺骗性更大。 

近年来,中国比较关注转基因技术和食品,与此同时,也出现一股反对转基因的势力。看看一些反转基因人物的所作所为,或许能够帮助人们免受误导。

美国对食品安全的要求远远高于中国。但是反转基因在中国造成的后果是:美国已经多年种植可以食用的转基因植物,而中国迄今却不能。美国人食用转基因食物也已有多年,有些人则是直接食用。因为美国饲养的动物普遍食用转基因作物,因此更多的美国人间接地食用了转基因食物。美国科学院明确指出转基因食物没有对人的健康产生不良影响,美国政府明确规定食物不能标示是否转基因,这使得民众能够同等地对待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的食物。

中国对于食品的安全要求低于美国,为什么在转基因方面的要求却大大高于美国呢?是中国在转基因方面比美国高明?显然不是。

一个重要原因是:反转基因的势力在网络和一些传统媒体上误导了国内舆论,阻碍了中国转基因技术的发展和应用。

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反转基因的华人无一是分子生物学的专家,更没有做过转基因的专家。

海内外华人主导反转基因的人,绝大多数缺乏专业知识。真正懂得分子生物学的华人专家,还未有反对转基因的。出头激烈反转基因的都不是专家。但是他们制造的舆论已经对中国转基因技术产业产生了不良影响。

在科学的、理性的层面上提出对转基因技术要慎重,并认真探讨其中的问题,本是无可厚非的。可惜的是,一些竭力反对转基因的人,是出于一种非理性的、情绪化的考虑,另一些人则打着科学的幌子,采用似是而非的理由。相比于完全不懂生物学、用简单的“人文关怀”来反对转基因的人,这些戴着生物学“帽徽”的专家欺骗性更大。本文的分析仅以两个人为例,其中一位是最近在《文汇报》发表文章的曹明华,另一位是长期在国内造舆论反转基因的蒋高明。

柯莫纳(Barry Commoner)是作为生态学家(ecologist)而非分子生物学家登上《时代》封面的。

逻辑荒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