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陵:撤销街道办的“获”与“惑”

安徽铜陵一举撤销了所有街道办事处。不过由于“下改上不改”,铜陵与上级及外界对接,存在不少尴尬。此外,街道干部下社区后,如何实现社区自治,亦是问题。

撤销街道办后,“街道干部最担心的是,下到社区后,公务员身份是不是就没有了。”

安徽铜陵一举撤销了所有街道办事处。不过由于“下改上不改”,铜陵与上级及外界对接,存在不少尴尬。此外,街道干部下社区后,如何实现社区自治,亦是问题。

新成立的阳光社区 (钱昊平/图)

结婚一年后,24岁的陈勇准备当爸爸。他是安徽铜陵市铜官山区居民,2011年9月2日下午,夫妇二人到阳光社区办理《生殖服务保健证》。

提供相关证件后,办证用了15分钟。

“以前至少需要5天。”在社区工作多年的朱晓清说,以前社区不能直接办,只能代收居民的材料,攒到一定数量后再到街道统一办理。

提速是在一场改革之后。2010年8月,铜官山区试点社区综合管理体制改革,撤销了全部6个街道,将49个社区撤并为18个,类似办《生殖服务保健证》这样的公共管理、服务、部分审批职能下沉到社区。

2011年7月,铜陵将另一个主城区狮子山区4个街道撤销,至此,“街道办”这一存在了五十多年的基层政权机构从铜陵完全退出。全市社区则由改革前的61个撤并为23个。

铜陵市民政局副局长王世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撤销街道办、成立大社区之后,区政府直接面对和服务群众,可以实现政府行政管理与基层群众自治的有效衔接。

铜陵改革受到国家民政部和安徽省的肯定。7月27日,民政部将铜官山区确定为全国社区管理和服务创新试验区。

“一年花那么多钱, 要它干什么”

铜陵,地处长江中下游南岸,下辖三区一县,郊区和铜陵县没有街道办。改革前,铜官山、狮子山两个主城区共有10个街道。

被撤销的铜官山街道就是其中之一,殷明根是最后一任书记,并兼最后一任主任,他现在是阳光社区的党工委书记。

殷明根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街道办现在弊端越发明显。街道办理应协助区政府做些工作,但实际是街道经常扮演“二传手”,将上面的任务再布置给居委会。而居委会没有手段,没有资金——财、物都集中在街道,“上面拨的钱到了街道办,基本都是街道办先花了,社区想做事却没钱。”

铜陵市民政局副局长王世平将这一现象比喻为“肠梗阻&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