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形的凝聚力

行遍天下,走过一个又一个使用拼音文字的国家,我越来越为我国沿用数千年的象形文字感到自豪与骄傲。它的独特魅力与丰富内涵,再优美严密的拼音文字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因职业之缘,自上世纪80年代,我就开始出国采访考察。每到一地,我都会记下行程,收集资料,并充分与采访对象交流。到欧洲,看到那片与我国面积相仿的土地,却有那么多国家,觉得很新奇,也感到很怪异。隔几百公里,甚至几十公里,就是一个国家。这些国家,不少只相当于我国的一个省,甚至一个县镇。这些国家人种的差别,比我国各地人群的差别似乎还小,他们的语言文字却迥然不同。这究竟是什么原因?一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走的国家多了,我渐渐悟出了原因。欧洲地域辽阔,地形复杂,自古以来,繁衍了许多种族,兴起了许多国家,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主要还是白种人,究其起源,非远亲就是近邻。但数千年来,他们一直纷争不断,拼杀无已。其中最典型的,要算南部斯拉夫人。

1985年秋,受南斯拉夫《新闻周刊》邀请,我第一次出国,到的是当时尚未分裂的南斯拉夫。这个国家由六个共和国、两个自治省组成,当时已现分裂的迹象。但从国名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