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军 “自由军” 谁是叙利亚斗争祭品?

叙利亚俨然成为各派军事和外交斗争的“祭品”,“什叶新月”与由美国、欧洲和逊尼派海合会国家之间,大规模的冲突似乎已无法避免。以“自由”之名射出的枪炮,正迅速吞噬着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甚嚣尘上的叙利亚动乱活像一部连续剧:以抗争片开始,接着演变成警匪片,当下整个形势已演变成战争片。

以“自由”之名射出的枪炮,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吞噬着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叙利亚俨然成为各派军事和外交斗争的“祭品”,“什叶新月”与由美国、欧洲和逊尼派海合会国家之间,大规模的冲突似乎已无法避免。

2012年2月7日,叙利亚自由军在伊德利卜参加训练。 (美联社/图)

“自由啊,国家的毁灭是否假汝之名而行?”处于风暴眼中的叙利亚人不得不扪心自问。时至今日,以“自由”之名射出的枪炮,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吞噬着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2012年2月初,中俄在安理会否决了美国、欧洲及阿盟提出的叙利亚决议,美国、欧洲及阿盟正着手绕开联合国,单独策划推翻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政治与军事行动,这无疑刺激了该国反对派——叙利亚自由军(FSA)更加积极地展开武装斗争。

霍姆斯=“新班加西”?

甚嚣尘上的叙利亚动乱,活像一部连续剧:当初只是反对总统巴沙尔的游行时,是抗争片;几个月后,叙利亚军队开火,变成警匪片;而从2012年初开始,得到美欧和阿盟援助的FSA武装直接与政府军驳火,整个形势演变成爆炸性的战争片。

而这部“战争片”最高潮的部分,恰恰是围绕有着“叙利亚锁钥”之称的名城霍姆斯展开……

班加西,2011年成为推翻卡扎菲的利比亚反对派的“圣地”,如今美国和阿盟都冀望,叙利亚的“班加西”出现在拥有反阿萨德家族传统的霍姆斯,那里一直以逊尼派居民为主,且著名的宗教政治组织——穆斯林兄弟会在此深耕多年,保持着巨大影响力。

霍姆斯的逊尼派社区,2011年曾出现示威运动,他们先是以“非暴力不合作”方式,逼迫政府军和安全部队撤离主城区,到了年底,由逊尼派示威者组成的FSA及政治代表“革命委员会”(SRGC),开始利用从黎巴嫩走私进来的武器驱逐政府机关职员,控制城市各项设施,并且向有着“叙利亚西点”美誉的霍姆斯军事学院及当地国家安全总局大楼、兵营发起进攻,试图夺取那里的武器和弹药。

为营救被包围的军政人员及家属,大马士革官方声称“针对武装团伙和恐怖分子的清剿行动将进行到最后一刻”。叙利亚政府军、安全部队和亲政府的沙比哈民兵(Shabeeha)遂从外围发起反攻,并通过断水断电和分区封锁的方式,压缩反对派的活动区域。

由于叙军的封锁,反对派的处境一度岌岌可危,呆在土耳其的叙利亚反对派机构“全国委员会”(SNC)把霍姆斯形容为“枯萎之城”,指责巴沙尔政府军阻挠向城内的逊尼派街区运送医药、食品和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