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法天是怎样炼成的?

“我已经被政治化、标签化了。”吴法天时常感到被伤害,但坚持问题肯定不是出在自己身上。他自称看透了那些反对者或“公知斗士”们的面目。“原以为是一路人,最后却发现他们所宣扬的东西只不过是一面幌子。”他说,“我才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者。”

2012年7月12日,“约架”后6天,吴法天在北京一间咖啡厅接受媒体采访。 (李白/图)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那么多支持我、喜欢我的人?他们在网络上亲切地叫我小天天呀。”

“原来极左极右是一家啊。”

“我已经被政治化、标签化了。”

2012年7月12日,也即与女记者朝阳门“约架”6天后,在一个情调温馨的咖啡厅,网络红人、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再一次受到“围攻”。这次无关拳脚,但面对数名媒体记者长达4个小时的尖刻拷问,他最终难以安坐。他急了,挥着双手说:“你们有没有考虑过那么多支持我、喜欢我的人?他们在网络上亲切地叫我小天天呀。”

高分贝引来侧目,却丝毫不影响他高亢的情绪。这位34岁、瘦削白皙的年轻律师,因在微博上过于“出位”的言论成为当下中国网络社会最具争议的标志人物之一,其多次为“公权力”辩护,也为他赢来了“极品五毛”的标签。作为反击,吴法天自嘲更自誉,他自称“五毛逗士”,取意既“斗”也“逗”,兼喻“世人皆醉,唯我独醒”。

和网络里的飘忽和恣言相似,现实中的吴法天也时常言语反复、自相矛盾,但他更愿意将人们对他的“误解”归咎为媒体和“公知”的傲慢与偏见。当天下午,他自带DV录影,称“防止媒体歪曲”,此前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甚至和朋友吃饭,他也这样。

“谣言就是这样起来的。”吴法天气愤极了,“这怎么可能呢?”

吴法天时常感到被伤害,但坚持问题肯定不是出在自己身上。他自称看透了那些反对者或“公知斗士”们的面目。“原以为是一路人,最后却发现他们所宣扬的东西只不过是一面幌子。”他说,“我才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者。”

人生第一课

网下,吴法天叫吴丹红,1978年出生于浙江义乌的农村,父母都是老实普通的农民。贫困是他人生的第一课。11岁,他离家求学,学会了独立,还有自卑。

“开始连父亲来(看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吴法天这样描绘困顿的少年岁月。自卑最终走向强烈的自尊,吴将其归功于个人奋斗和深刻思考,以及一位语文老师的循循善诱。“我还在《中国教师报》写文章纪念他。”

1995年,吴法天跳出农门,考上中南政法学院,并在此度过了7年时光。纵使时隔久远,很多当年的中南学子仍对一个名叫“江南小龙”的法学版版主印象深刻。

这是吴法天第一个网名。“在当时,他是一个论坛上响当当的人物。”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00级学生刘斐回忆说。

纵使外表文弱,但此时的吴法天已经显示出苛刻的道德洁癖。他就食堂、宿舍、收发室、图书馆等多个问题对校方频频开炮,还呼吁同学拒交学校的“乱收费”。就连一次逛街被偷了600块钱,也在论坛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