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出钱我受益,这有啥意义呢?”——民歌拯救的尴尬

王德贤今年七十三岁,原籍甘肃河州,年轻时就是远近有名的花儿歌手,可四个女儿一堆外孙谁也不学他唱歌,眼见有失传的危险。全国的民歌抢救工作,都面临着老歌手去世和工作不被重视的现实。

苏阳(左)与老刘。老刘说,自己是全县惟一能唱陕北说书的人。“唱计划生育宣传,民政、计生这些部门,一个给我五百。” (冯翔/图)

“你唱的那也叫花儿?”

“我们原先都说得好好的,你怎么就又变卦了呢?”苏阳对面前这位73岁的老汉诚恳地说。

苏阳被看做宁夏的一个文化符号,多次上了央视的民歌节目,家人却对他的音乐不感冒。在市秦腔剧团做演员的妻子一撇嘴:“他那秦腔还差得远呢”;儿子乐感比他好得多,也弹吉他——这曾让他很欢喜;没想到儿子却总放《天空之城》让他听。

2012年8月13日这一天,苏阳不是一个被簇拥欢呼的歌手,而只是一个失败的粉丝。

老汉大名王德贤,今年七十三岁,原籍甘肃河州,年轻时就是远近有名的花儿歌手。王老汉家里有张1990年甘肃省花儿大奖赛一等奖的奖状,骄傲地在墙上挂了几十年。可四个女儿一堆外孙谁也不学他唱歌,眼见有失传的危险。

苏阳几年来常跑来乡下听他唱歌,还翻唱了他的一首歌《八宝塬令·下夜川》,放在自己的第二张专辑里。

“跟我差得远了,变味了!”额头油亮的王老汉毫不客气。“你唱的那也叫花儿?”王老汉开口唱:哎——/八宝塬上的火焰山/藏民们占哈(下)的好草滩/隔壁呀还有个贺兰山/我就想起了我的尕妹着阿哥下夜川……

王德贤作为银川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传承项目是“回族山花儿”。而他实际是土族人,大半辈子都在甘肃生活,快60岁才搬来宁夏。

“回族山花儿”的称号一共给王老汉带来了600块的收益,一次性。镇上过年,时不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