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出来的救灾制度遗产

地震发生后,省、市、县各级的抗震救灾指挥部的指挥长,究竟应该由党委书记担任,还是由政府主要负责人担任?省、市(州)、县三级组织架构如何协调?救灾力量如何防止相互对冲?汶川地震之后,一套更加行之有效的应急救灾方案便开始打造。四年之后的彝良地震,恰是地方应急能力的一次不大不小的测验。

洛泽河镇的水泥厂,野战医疗队在帐篷医院里帮地震伤者治疗。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地震发生后,省、市、县各级的抗震救灾指挥部的指挥长,究竟应该由党委书记担任,还是由政府主要负责人担任?

省、市(州)、县三级组织架构如何协调?救灾力量如何防止相互对冲?

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一套更加行之有效的应急救灾方案便开始打造。四年之后的此次彝良地震,恰是地方应急能力的一次不大不小的测验。

2012年9月10日,彝良县政府大楼顶楼会议室,来自昭通市各县各部门的代表齐聚开会,研讨9·7地震灾后重建及发展规划。

云南省发改委负责人王喜良在会场上宣布接下来将成立10个省直部门牵头的重建小组,并要求几个小组负责人当场从市县两级干部队伍中点将,“要能干实事的人,只挂帅不出征的,一律不要”。

从地震发生到提及重建,时间仅仅过去三天。这样的速度既受惠于举国救灾的机制,亦源于对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等大灾经验的吸纳。

甚至和云南省内以往的地震相比,从地震发生到恢复重建,日程上也大大缩短。一位省级领导在9月10日的这次会议上举例,云南省盈江县震后将近一个月才在省政府会议上研讨重建计划,而此次若按照省发改委的要求,彝良县的重建规划将在震后半个月即初步制定完毕。

一套逐渐充实、可操作性越来越强的应急救灾制度,使得地方政府从救灾到重建都展示出越来越迅速的反应能力。科学救灾和精确救灾或将成未来地方应急救灾机制提升的重点。

乡镇也有预案

2012年5月11日,昭通市刚刚进行过一次防震减灾系统地震应急通信演练。全市11县区64名工作人员参演。

“这次救灾受益于日常的应急准备十分充分。在灾害发生前,救援队伍、指挥平台、应急预案、救灾物资等方面都能及时启动。”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