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不正常”青年

10月10日,任建宇起诉重庆市劳教委违法劳教一案,在重庆三中院开庭。2011年8月,这个工作了两年即将转正的大学生村官,被警察带走进了劳教所,“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行是在网上浏览转发评论了“一百多条负面信息”。

 

T恤“罪证”。 (图片来源 卷宗/图)

编者按

2012年10月10日,大学生村官任建宇状告重庆市劳教委一案开庭审理。这一个案受到的关注,显示社会对改革劳教制度的期待。

就在此前一天,10月9日,中国首次发布司法改革白皮书。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姜伟坦言,劳教制度的一些规定和认定程序存在问题。他表示,改革劳动教养制度已经形成社会共识,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具体的改革方案。

警察对王娟说:你男朋友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否则好好的一人怎么想到自由,想到去死呢?!

蹲了一年多的劳教所,大学生村官任建宇在法庭上,第一次和女友相拥。2012年10月10日,任建宇起诉重庆市劳教委违法劳教一案,在重庆三中院开庭。

2011年8月,这个工作了两年即将转正的大学生村官,被警察带走,随后进了劳教所。判得不轻:两年;罪状吓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行是在网上浏览转发评论了“一百多条负面信息”,许多普通网民天天在干的事儿。

听话

在任建宇的网络相册中,仍有他参加“迎春唱红歌暨《流动人口计划生育工作条例》知识竞赛”的照片。那时,这座西部山城处处红歌嘹亮。

少年任建宇几乎没经历过叛逆期。他从不抱怨父母的严厉管教,还时刻想着为他们分忧。父亲任世六记得,有一年,两三千斤的玉米都是儿子一个人从地里扛回家的。

读书是这个乡村家庭改变命运的唯一希望,任建宇也未辜负父母的期望。在高中同学李玉印象中,当时班里按成绩排座位,任建宇永远都坐第一第二排。2005年,任建宇考上重庆文理学院,一个二本学校,念的是中文系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

父亲任世六每次在电话里总不忘叮嘱两句:“要跟政治辅导员搞好关系,你毕业还得人家给你签字。也别和同学闹矛盾,出门在外都靠朋友。”

这个笃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寒门学子,其实一直扮演着服从者的角色:在家听从父母,在外服从组织。

2008年冬天,任建宇申请到重庆边远的城口县一所中学,教了半年的语文,还当了班主任。任世六印象中,儿子因此还获得过重庆教育部门的表彰。

但任建宇其实对教书提不起兴趣,有一天,他突然跟父亲说,他毕业了想去做村官。这次,是他自己做的决定。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当时严峻的就业压力所迫。他必须先有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再说。而且,大学生村官考公务员,可优先录取。

“村官只有一千多块钱一个月,属于饿不死撑不死的那种,他吃得了这个苦,他说,我们还年轻,没事,先就业再择业。”女友王娟说。

他们原本合计着都考到老家江津,结果,王娟如愿回乡当小学老师,任建宇却因一分半之差,被调剂到离江津很远的彭水郁山镇。他的职务是米阳坝村村主任助理,同时被安排在镇上计生服务站,负责流动人口信息管理。

根据彭水警方后来的询问笔录,任建宇的多名领导都觉得这个年轻人很靠谱,“工作积极主动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