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维权碰壁新加坡

香港“中国劳工通讯”2011年5月发布的报告估计,新加坡已经成为继日本以后中国第二大劳务输入国,约有20万名中国人在新加坡打工。但是他们中的很多可能没想到,集体“请病假”、爬塔吊“以死相逼”这样中国式维权,会在新加坡处处碰壁。这是一个25年内没有任何罢工的国家。

香港民众抗议新加坡刑拘中国籍劳工。 (KinCheung❘东方IC/图)

据香港“中国劳工通讯”2011年5月发布的报告估计,新加坡已经成为继日本以后中国第二大劳务输入国,约有20万名中国人在新加坡打工。

十几天前,32岁的何军令还显得雄心勃勃:“如果几百中国人一起出尖,恐怕滚蛋走人的就是SMRT的领导了……”2012年11月25日深夜,他在百度贴吧这样写道。

在这篇三千字长帖中,何军令列了六项诉求,包括底薪向马来西亚籍司机看齐,增加“花红”,公布工资、奖惩明细以及改善住宿条件等。

但最终他未能遂愿。

12月19日,包括何军令在内的新加坡地铁有限公司(SMRT)四名中国籍公交司机,将因煽动、教唆非法罢工出庭受审。如罪名成立,何军令面临的可能是最高1年期的刑罚。

据香港“中国劳工通讯”2011年5月发布的报告估计,新加坡已经成为继日本以后中国第二大劳务输入国,约有20万名中国人在新加坡打工。而中国工人维权也逐年增加。

但是他们中的很多可能没想到,集体“请病假”、爬塔吊“以死相逼”这样中国式维权,会在新加坡处处碰壁。这是一个25年内没有任何罢工的国家。

“集体病假”?“零容忍”!

2012年11月26日,SMRT公司171名中国籍司机集体罢工,而公司全部中国籍司机为450名。

早上5:30和9点,SMRT公司两次派出管理层人员到员工宿舍协商。下午4点,SMRT副总裁张秋云和新加坡政府人力部的官员也出现在员工宿舍。张秋云允诺提高中国司机底薪25新币,但表示需要一周时间在领导层内通过。

但中国工人并未完全买账,11月27日,仍有88名司机继续请假。

然而,一天之内,事态急转直下。新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