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女人难,还是做好人难?

做女人难,女人做女人尤其难。茅威涛生平头一回做女人,简直手足无措。三十多年里,她都在做男人,做张生、梁山伯,做孔乙己,即使做东方不败,亦是一个有女人态的男人。沈黛却是一个地道的女人。沈黛是布莱希特《四川好人》的角色。

越剧《江南好人》更像是音乐剧。传统的越剧唱腔之外,有江南小调,有嘻哈,有爵士。茅威涛(右)三十年来头一回在戏里演女人,她说越剧从大上海繁盛起来,受租界文化、歌舞、好莱坞电影的影响,“本来就是摩登的”。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供图/图)

江南女人

做女人难,女人做女人尤其难。茅威涛生平头一回做女人,简直手足无措。三十多年里,她都在做男人,做张生、梁山伯,做孔乙己,即使做东方不败,亦是一个有女人态的男人。沈黛却是一个地道的女人。沈黛是布莱希特《四川好人》的角色。

十多年前,茅威涛怀孕做准母亲,长住上海,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张马力拿着本1960年代出版的泛黄的布莱希特给她看,说:茅毛,这个戏只有你可以演,只有越剧可以演。茅威涛一口气看完,说太适合我了。

《四川好人》说的是三位神仙下凡人间,寻找好人,却屡屡被拒,只有妓女沈黛好心将他们收留,把自己仅有的住所让给他们。为了报答沈黛,神仙留下一千多银元作为住宿费用。沈黛用这笔钱开了一家香烟店,继续施米赈灾、接济穷人,但因为不堪刁民奸商的滋扰,无奈的沈黛只能假扮表兄隋达出面,把小店打理得井井有条。沈黛由于爱上了失业的飞行员杨森,不惜卖掉店铺,眼看香烟店危在旦夕,表兄隋达再次登场,出手挽救了沈黛……

但“好人”启动已在茅威涛断发光头做孔乙己后,中央戏剧学院教授沈林受托改编本。妓女沈黛在其笔下成了温州发廊女。这稿被放弃。上戏的曹路生改了最后版本。《四川好人》变《江南好人》,香烟店改绸布店。沈黛做了歌妓,“煮茶迎客把盏,小曲清喉赚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