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崔健】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你我? ——崔健商业篇

崔健说自己不拒绝商业,可老是觉得商演太多,汽车、洋酒都出高价请过他做代言人,再三思量,他还是没同意。他说他更愿意做公益,或者把时间放在拍电影或发明一种效果更好的录音设备上。

崔健执导电影《成都我爱你》剧照 (CFP/图)

崔健说自己不拒绝商业,可老是觉得商演太多,汽车、洋酒都出高价请过他做代言人,再三思量,他还是没同意。他说他更愿意做公益,或者把时间放在拍电影或发明一种效果更好的录音设备上。2013年,一款印有崔健头像、内置崔健所有作品的智能手机即将出炉。

在现实中,崔健一直顽固地对商业化进行某种抵制,他至今没有为任何一款商品做过代言。2013年,他开始了一系列新的商业计划,包括一款印有他头像的智能手机,和一顶绣着红五星的棒球帽。

与此同时,他在艺术上的另一条路——电影,却走得总是磕磕绊绊,更使他在商业时代的影响力,显示出一种尴尬的状态。

“太低级”

“……他(崔健)状态极好,全场气氛极好,为他高兴。”2012年12月15日晚间,67岁的哲学家周国平发了一条微博。

“我俩合著的《自由风格》增补本已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敬请关注。出版社原计划在个唱现场发售,遭场地管理方拒绝,理由是崔健的歌碟也没允许发售。这是用一个错误证明另一个错误是正确的,很无语,是吧?”

《自由风格——崔健周国平对话录》的再版,是二人的一个公益计划。版税收入全部捐赠给他们共同的朋友梁和平——几个月前他因车祸而高位截瘫。

尽管书没有卖成,但2012年底开始,崔健进入商业时代的一个新阶段则是毋庸置疑。第一次有他元素的商品在这场演唱会现场售卖。那是一顶白色棒球帽,带着一颗手工缝制的红五星。和他头上戴了多年的那顶一模一样。

这是崔健与商业合作的一个新起点。2013年开始,他将启动一系列商业产品,包括一款智能手机。它的附加值包括崔健的全部歌曲,一些照片,以及各种演出的80个视频。预计售价5000元。名字叫“蓝色骨头”。

崔健的经纪人尤尤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么多年来,也需要给积累的这些影音资料找到一种合适的商业载体。这大概是崔健肯接受合作的主要原因。

崔健说自己不拒绝商业。但多年来,他其实一直在顽固地对商业进行某种程度上的抵制。似乎总担心被它侵蚀。

早在陈戈担任经纪人时,崔健就拒绝过一款汽车代言,陈戈为此和他吵了很久。“他觉得这种商业合作的模式太低级。”他还会抱怨,给自己安排的商业演出太多了,本来应该把时间花在拍电影和发明一种效果更好的现场录音设备上。

这种状态延续到尤尤做经纪人。一款品牌价值很高的洋酒也想找崔健代言,出价500万。尤尤觉得机会不错,谈判了足足两个月,包括演出时要在音箱上放一瓶该品牌的酒之类诸多细节全都谈妥,崔健还是在最后一刻拒绝签字。“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头像出现在商品上。”

成名快三十年了,崔健没有为任何一款商品做过代言。惟一可以算作例外的,是2008年与一款鞋的合作——那家品牌的形象店开业当天,他去挑选球鞋。当天该店的全部收入全部捐赠给四川地震灾区。

相对商业,崔健在公益方面明显更上心。仅汶川地震他就参与了三次捐款:自己捐款51200元,牵头组织汪峰、许巍、老狼等人义演,募集40余万善款;参与“崔健论坛”歌迷的自发捐款。

第三次是匿名。他悄悄告诉一位歌迷:你们无论捐多少都告诉我,我给你们加一倍。但不要提我的名字。最后,这笔6万余元的捐款托灾区的崔健歌迷买成蔬菜,直接送到灾民手中。

“过于艺术化&rdq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