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州式截访

2月5日,10名河南禹州截访者因非法拘禁罪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处刑期。通过对禹州案的调查,南方周末记者发现,更为隐秘的截访模式正渐成规模:一些地方信访局和驻京办人员开始深入参与截访“业务”,是信访系统从截访中渔利的公开秘密。禹州模式的实质是地方信访工作的异化:截访由最初的维稳需要,逐渐演变为一些驻京办干部的生财路。

2012年12月8日,安徽颍上县上访村民裹着棉被彻夜看守一辆大巴车。此大巴车曾被当地政府用来进京截访。当大巴车载着8名上访村民回到原籍地时,村民扣留大巴车与当地政府对峙。一些地方政府进京截访不断造成恶性事件,这一旨在维稳的举动本身成为了不稳定的因素。 (侯少卿/图)

2月5日,10名河南禹州截访者因非法拘禁罪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处刑期,这无疑是国家在尊重人权、依法保护公民合法权益方面的进步表现。而通过对禹州案的调查,南方周末记者发现,更为隐秘的截访模式正渐成规模:一些地方信访局和驻京办人员开始深入参与截访“业务”,是信访系统从截访中渔利的公开秘密。

据研究者称,信访部门和黑监狱常见的“合作模式”有两种。其一是地方驻京信访工作人员将政府提供的经费付给“黑监狱”,并从中获得提成;其二是地方驻京信访工作人员直接参股黑保安公司。

禹州模式的实质是地方信访工作的异化:截访由最初的维稳需要,逐渐演变为一些驻京办干部的生财路。

电视广告

入职仅二十多天的王二飞本打算干足一个月后便离职,工资没拿到,却等来了长达一年的刑期。

“帮政府做事”的儿子王高伟在北京吃官司了。这是王玉柱一家几十年来最凄凉的一个春节。

春节前的腊月二十五,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正式对河南禹州市王高伟等截访者作出一审判决:王高伟等10人因非法拘禁11名来京上访人员,被法院判处两年至六个月不等刑期,其中3名未成年被告人适用缓刑。舆论对这一判决普遍表示赞赏,但同时也质疑判决未真正触及组织截访的地方驻京官员。

王高伟是方山镇付家村6组人,王家的院子孤零零坐落在村子西北角的一堵坡地下。没有院门,王玉柱养了3条狗来看门。王家已经在青砖垒筑的3间房屋里居住了四十多年。中间的那间房子连接着一孔已成危房的窑洞,散乱堆放着几件农具。

王高伟的卧室是最左边的一间屋子,这里也是他的婚房。王高伟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妻子两年前已经离开王家。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昏暗的房间,组合的床板、17英寸的黑白电视机上落满了灰尘。

提起儿子的遭遇,70岁的王玉柱放声大哭,他不停地向南方周末记者摆摆手称,“这事不敢提,我啥都不知道。厉害啊厉害,老百姓都是替死鬼”。王玉柱说,他也是听别人说儿子被判刑才知道这事。

付家村紧邻方山镇,当地年轻人大多初中毕业后就到禹州煤矿当矿工或者外出打工。王高伟四年级还没有读完就辍学了。王玉柱说,儿子十几岁开始就在禹州周边煤矿里打零工,受了不少苦。

王高伟涉足信访工作,是在2011年底。王玉柱回忆,禹州市信访局来了两三个人,为首的姓白,说是给儿子“找个好活儿”。到北京后王高伟也在电话中告诉王玉柱,他是在“为政府做事”。此后,王高伟一年多没回过家里了,他在北京干什么家里边也不是很清楚。

和王高伟一起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受审的付朝新,和王高伟同村。据多位村民描述,这个在黑监狱囚禁上访者的中年人,在老家热情友好,当过十几年的村委会会计,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在北京务工,从事营养保健品的销售工作。女儿刚大学毕业不久。

付朝新在村口开办了一个超市,挂着一个叫“好日子”的牌子。他还贷款开办了一个小型砖窑厂,效益不错。

付朝新的女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父亲的话不多,平日里和她的联系也并不频繁。每逢打电话给她,多是叮嘱几句,让她要多注意身体、好好学习。女儿回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