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7N9来了:中国很忙 世界紧张

3月31日,中国将上海、安徽的H7N9病患体内病毒的基因测序录入GISAID的流感研究数据库。由此,全球范围的各个研究小组开始打响“病毒解码之战”。全球科学家们竞相与H7N9酣战时,公共卫生及行政官员们是另一支忙碌的队伍。印度尼西亚农业部宣布即将暂停从中国进口家禽类产品,却造成了该国羽毛球的紧缺。

H7N9病毒株已由中国发往四个分布于英国、香港等地的世卫组织流感参比实验室。新一轮病毒解码战仍在持续。

印度尼西亚农业部宣布即将暂停从中国进口家禽类产品,却造成了该国羽毛球的紧缺。

2013年4月1日,朋友转述的一条新闻让美国人奥罗哈的心瞬间揪了起来。

中国出现三例禽流感病毒H7N9确诊病例。

“尽管当天是愚人节,我第一时间毫不犹豫地相信了。”他说。2012年圣诞节前后,奥罗哈得过流感,2013年2月中旬恰好再一次感染。对于一种远在数千公里外的新型病毒,心有余悸的奥罗哈比其他美国人保持更多警惕。

就在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博士在京发布“不排除H7N9病源来自猪等其他动物”时,奥罗哈火速行动起来。他在网上收集每一个中国病例的具体消息,记录流感日记,找朋友绘制禽流感病毒地图,还发起网友讨论“H7N9是否正在改变你的行为”。

“我及时调整了家里的库存:增加凝固汤羹罐头和速冻干货,也储备电池。一旦有病例出现在北美或欧洲地区,我会24小时严阵以待。”一位网友4月8日回应奥罗哈说。

突如其来的H7N9,令H5N1禽流感高峰刚过的世界陷入又一场“新病毒战役”。

和中国共享信息

继通报H7N9禽流感出现之后,世界卫生组织变得繁忙。

4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新闻发言人法黛拉·沙伊卜称,世卫组织对此表示关切并和中国政府保持密切联系,中国与世卫组织共享信息,世卫组织也会将这些信息共享给成员国。

三天后,上海一处家禽市场两万多只禽鸟被扑杀。H7N9型禽流感致死人数增加到6人,甚至导致欧洲和香港航空公司股票下跌。世卫组织另一发言人格雷戈里·哈特尔在日内瓦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掌握的14宗病例分布在较大地域范围内,我们没有在确诊病例之间发现流行病学联系,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