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劳教警察的检讨 劳教所:劳动第一?

5个警察因私分“国有资产”——实为劳教人员的劳务费,被追究刑责,牵扯出劳教所中设创收指标、超时劳动、索贿受贿等问题。在利益驱使下,“教育感化第一,劳动生产第二”的职能也被倒置。记者找到其中三名警察,单独采访交叉印证,并结合相关司法文书对他们的叙述作了核实。

劳教本质是行政强制措施而非刑罚,劳教人员的劳动报酬应当受到保护。 (水木/东方IC/图)

编者按:5个警察因私分“国有资产”——实为劳教人员的劳务费,被追究刑责,牵扯出劳教所中设创收指标、超时劳动、索贿受贿等问题。在利益驱使下,“教育感化第一,劳动生产第二”的职能也被倒置。南方周末记者找到其中三名警察,单独采访交叉印证,并结合相关司法文书对他们的叙述作了核实。

“劳教劳教,劳动是第一位的,教育是第二位。这种观念显然违反劳教政策,但大家都这么认为。大概觉得‘劳教’这个词有点不太好,就改叫‘习艺’,换了一种叫法而已,就像小姐不叫妓女,叫性工作者一样。”

2013年4月26日,一起劳教所腐败“窝案”在四川省泸州市作出终审判决。泸州市劳教所5名劳教警察分别以私分国有资产罪、贪污罪、受贿罪被追究刑责。此前,另一名以“受贿罪”被处缓刑的劳教警察所提起的上诉被二审法院裁定驳回。

6名劳教警察均提起上诉。其中3名涉案警察向南方周末记者承认犯法事实,涉及的一些问题具有一定程度的普遍性。

劳教人员喝“酒”致死

事情是因为一名在押劳教人员的死亡引起的。这个人叫胡明红,是喝工业酒精死的。你可能觉得奇怪,一个在押人员在劳教所怎么能接触到工业酒精?因为酒精是严禁带入监管场所的,这个有明文规定。要说这背后的原因,其实就是经济利益——劳教所自身的经济利益。

当时,所里为一个公司加工酒盒,要用到清洁剂,开始是用汽酒,后来嫌贵,为节省成本,就改用了工业酒精。结果就出了事。

6名干警出事之后,省司法厅一位领导曾在会上发感慨,说泸州“不团结”。这背后大有深意。虽说类似事件很敏感,但一般说来,只要内部“团结”,不闹大,就没什么事。比如我们泸州所,早在2003年就有一个劳教人员在搞“外劳”时死亡;2005年,一个叫夏天的劳教人员跳楼自杀未遂;都没出什么事。去年,市公安局戒毒所一个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三名干警因玩忽职守被起诉,算是重的了。但是没有一个干警受到刑事处罚。

胡明红这个事情,本来当时已经压下去了。给了两万多块钱的“人道主义补偿”,家属也没有闹。由于“措施得力”,未造成社会影响,所领导当时还曾向上级请功。过了将近一年,听说是因为人事安排问题,上级领导与所领导有了矛盾,这个事才被捅出来。然后又牵出干警集体贪污、受贿的事。

泸州市劳教所建于1998年,是四川省的两个市属劳教所之一,2009年加挂“泸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牌子。该所共有劳教干警50余名,事发之前关押约200名左右的劳教人员,其中绝大多数是强制戒毒人员。

检察机关查明,2011年初,泸州市强戒所与泸州特兴印务有限公司签订酒盒生产合同,由强戒人员为后者加工酒盒。企业以工业酒精代替清洁剂。胡明红将工业酒精带回监舍,兑水饮用后中毒死亡。另有三名强戒人员在中毒后住院治疗。

事发一年后,泸州市劳教所二大队原大队长陈金瑞被以玩忽职守罪起诉。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