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解码】思想对手怎样成为孪生兄弟

我们在历史上看到的,往往是不同派别彼此攻错,推动了社会更加开放、思想愈发深入;但也应注意到,并非所有论战皆可起到同样效果。据说今日中国有这“派”那“派”之分,那么,他们到底是彼此型塑共同堕落,还是相互切磋更上层楼?

这“派”那“派”到底是彼此型塑共同堕落,还是相互切磋更上层楼

一个坚定的有神论者和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辩论,你来我往,各不相让,从早晨开始,直到夜幕降临,才见出分晓,各自退下:无神论者跑到神庙大哭一场,请求神灵原谅自己的无知狂妄,此后一定痛改前非,虔敬侍神;有神论者回到家中,把神像统统敲毁,庆幸从此获得新生,不再为虚幻的教条拘束。这是我过去读过的一个故事,很显然属于庄子所谓“寓言”之列,聪明人编出来讽喻“真理”之脆弱,人心之无恒,改宗何其易也!

不过故事隐含的道理不止一层,它也启发我们注意历史辩证的一面:自以为势不两立的敌手,却往往彼此型塑。王汎森教授早年写《章太炎的思想》,即注意到章氏“暗中与康有为搏斗而又处处陷入康氏的牢结”的困境:康有为在名著《新学伪经考》中大力批判刘歆伪造儒家经典,章太炎则自称刘氏的“私淑弟子”,又拥刘歆以与孔子抗衡。&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