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高论(20130919)

N0.1 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是如何出台的

《经济观察报》 2013年9月14日 周其仁

(原文摘编)经济自由增加,工业化、城市化提速,但土地用途管制之下,用来搞建设的土地市场的相对价格急升。在此背景下,用行政权力对农地转用加上环环相扣的审批,好比筑坝挡水,蓄起了巨大的势能。

“水势”将向哪个方向寻求突破?2004年,一项新的土地政策出台:“鼓励农村建设用地整理,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要与农村建设用地减少相挂钩”。

从经济属性看,农村的建设用地截然不同于城镇建设用地。这两者的差别,不在土壤成分或其他物理化学属性,而在它们的空间位置不同。城镇的人口经济集聚程度高,争用土地的竞争更为激烈,所以地价贵。农村呢?地广人稀,经济密度低,土地的价值也低。

这是管制逼出来的。这些年我们耳闻目睹,全球产业转移浪潮迭起,中国招商引资如火如荼,再加城镇扩张,房地产不断“井喷”,这哪样离得开建设用地?

有国土官员到地方巡查,地方当然抱怨供地太少,影响经济发展。部属官员则反问现存的建设用地用得怎样了?一来二去,大家居然找到妥协点,如果地方加紧扩大农村土地整理,特别是建设用地的整理,把其中一部分没有好好利用的农村建设用地复垦为耕地,那上峰考虑增加本地城镇建设用地的指标,是不是可以两全其美?

不一定是目标明确的“改革设计”,也可能是误打误撞,被某些局限逼入死角的绝地反弹,甚至可能是歪打正着。在下的理解,改革像很多事情一样,结果优于意图。

【推荐理由】在土地总量管制与用途管制之下,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制度最终被博弈出来了。含意是,城市化导致人口聚集和产业聚集,令城市土地价值急剧上升,增加城市建设用地的使用才能带来资源的最优配置。所以不论以什么方式增加土地供给都无所谓,关键是必须增加。其实农民往城里涌,必然会带来土地的节约,盖农村的一些土地就可以复垦为耕地。

N0.2 贪心医护催生“没奶”妈妈

 腾讯《今日话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