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密,死一个;不告密,死两个”台湾戏剧《我的妻子就是我》在北京

《我的妻子就是我》是一部不容易理解的戏。从马斯多夫、道格·怀特到纳粹党卫军、东德秘密警察,再到来自五个国家的新闻记者,四十个男女角色全由45岁的邱安忱一人扮演。

《我的妻子就是我》在台湾演出时,观众最关心的是“哇,怎么能一个人演四十个角色?”在北京,剧组被问得最多的问题是:“真实的马斯多夫到底有没有告密?” (《我的妻子就是我》剧组 供图)

一个演员,两种性别,四个时代,来自六个国家的四十个角色——美国剧作家道格·怀特的名作《我的妻子就是我》,描述了一个德国异装癖男人穿越四个时代的人生。

2013年10月31日起,台湾版《我的妻子就是我》在北京木马剧场连演三天,两个剧团的合作作品,“同党”、“盗火”俩团的团长,一个做导演,一个做惟一的演员。

独死还是同死?这是个问题

“每当有美国英国的轰炸机飞过,我就对着天空放美国英国的唱片。我想,飞行员听见了,一定会知道,我是他们的朋友。”

开场了,一个满脸胡茬的中年男人——台湾“同党剧团”团长邱安忱穿着修女装,戴着女性的头巾出现在观众面前。两百多个观众席中响起隐隐笑声。

没说几句话,邱安忱突然嗓音一变,“我是道格·怀特。”时空瞬间由二战转移到1993年,他从美国飞到柏林,去采访东德最有名的异装癖者,夏洛特·冯·马斯多夫。

马斯多夫在自家地下室里开了一间同性恋酒馆,奇迹般地在东德秘密警察的统治中存活下来,一直到柏林墙倒塌、两德统一,他成了媒体眼中的明星。他的小酒馆也成了一间博物馆,收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